<form id="h4mc0"></form>
      1. <strike id="h4mc0"></strike>

                <sub id="h4mc0"></sub>

                <wbr id="h4mc0"><pre id="h4mc0"><video id="h4mc0"></video></pre></wbr>
              1. 首頁 > 文章 > 時政 > 輿論戰爭

                人民文學出版社里的一些人為什么這樣做

                余建洲 · 2020-09-22 · 來源:烏有之鄉
                余建洲揭批方方 收藏( 評論() 字體: / /
                過去,人民文學出版在老一輩文學家的管理下,緊跟黨的文藝政策,為繁榮黨的文學事業,做出了杰出的貢獻,取得了輝煌的成就,深受廣大人民群眾的喜愛和尊重。然而在這些人的操弄下,改革了三十多年,如今竟然改成這個樣子!這種缺少政治敏感、政治素養有問題的人,連普通人民群眾的政治水平都沒有,還盡在干這類嚴重違背民意的事,敗壞人民文學出版社的聲譽,這樣的人還有什么資格留在人民文學出版社!

                  習近平總書記2014年10月在全國文藝工作座談會上講話發表以后,人民文學出版社里的一些人,卻與之背道而馳。2016年出版了方方的【軟埋】,今年又利用出版成品書的機會肯定了西方反華反共人士攻擊我們黨和國家的頒獎詞,邀請誣損黨和國家、媚日親美人士,作為名人去引導人民大眾讀名著。

                方方文學工具問研討系列后續篇

                人民文學出版社里的一些人為什么這樣做?

                  詩人王學忠,在烏網上發了篇“幸運的方方與倒霉的本人”,表露出對自己詩途不幸的心境。我此時要用霸道的方方們的新寫實主義和可憐的我,來發泄我對方方們的“新寫實主義”理論,所造成的對我的頌黨作品難發表的無奈和不滿!

                  方方們的“新寫實主義”理論,毀了不僅僅我一個人,應該是包括詩人王學忠在內的,一大批熱愛共產黨、熱愛社會主義的頌黨文學作者的文學之路!

                  人民文學出版社里有一些人,就是這種“新寫實主義”的極力推行者。

                  上世紀九十年代前后,我動了文學的念頭,歷時七八年,寫了十幾部、約四十余萬字的中短篇小說,投稿忙得不亦樂乎!(記得有一篇叫【故鄉行】的十余萬字的中篇,寫的是一個在外工作十幾年沒回家的人,回鄉后看到家鄉的巨大變化,歌頌改革開放后取得的巨大成就,這其中就投了人民文學。)然而無一成功。我心灰意冷,發誓棄筆不寫。那時沒有燃氣,燒飯都用柴火灶。1994年冬的一天,我將一尺多厚的書稿全部填入灶堂。

                  誰知退休后閑著沒事,又動起筆來,創作了反映文革前三十年,歷經大躍進、三年困難、四清運動、文化大革命這些歷史時期,我們黨在農村成立互助組、農業合作社、人民公社,這些與發展農業生產息息相關的兩卷集長篇小說【心愿】。一卷于2014年自費在現代出版社出版,二卷2015年成稿,用了五年時間,投稿近二十次沒人理。

                  是什么原因造成我的作品發表出版這樣難?

                  為了求得【心愿】二卷稿件難投的原因,我于二0一九年七月中旬親赴北京到人民文學出版社投稿,該社307室一位李姓女編輯接處,后又一次赴該社面談。具體經過請見烏網發的方方文學工具問研討系列之四:“方方們的新寫實主義離開了當代社會生活的主體”。

                  時過三個月,收到了該社郵來的退稿信,信上說:“你的來稿我們已收到。經審閱,不符合我社的出版要求。可另投他社”。

                  “不符合我社的出版要求”里的“要求”是什么沒有說明,我當然要弄明白。

                  我想:我是一個文壇上的無名人士,不值得那些資深編審家們尊重,如果“藝術水準差是該社不發表的原因,也用不著遮遮掩掩,直接把這理由說了就能斷了我的念想的。所以,我認為這不是他們所說的“不符合我社的出版要求”的真正原因。

                  我的小說寫了文革時期。中宣部有對文革時期作品,要經審査同意后才能發表的規定。據我理解,從這個說法的內容上看,并不是文革時期不準寫,而是不能專門揭示陰暗面,給黨和國家惡意抹黒,只要客觀公正地反映真實情況,這樣的作品經中宣部審査同意后,是可以推出來的。這,可以從如以甘祖昌將軍為原型的“初心”、和“右玉和它的縣委書記們”等電視劇的推出得到證實。電視劇可以展示的內容,文學作品也可以寫出來。不能因為是文革時期,就不分青紅皂白地一律不準發表、出版。我的作品中對于文革時期的造反派打砸搶、胡批亂斗的行為,也仿照這兩部電視劇寫的,在二卷三十多萬的文字中,對文革場景僅用少量文字,用對造反派批判的視角進行描寫。更重要的是:在寫文革十年時,用了大量的篇幅,去寫共產黨人帶領農民,依靠人的雙手和雙肩,大搞農田水利建設,建設旱澇保收農田的故事;彰顯了共產黨員高尚的先鋒模范作用,真實地展示了那個時代共產黨人、基層干部、廣大農民在極其艱苦的條件下,戰天斗地改造自然的堅定決心和沖天干勁,是充滿正能量的頌黨文學作品。所以,文革時期也不可以成為書稿不能發表出版的原因。

                  一部純屬頌黨作品的小說,也這樣很難發表,讓我百思不得其解。于是我便苦究其因。

                  2019年9月,一次看到“烏有之鄉網”上發的張全景、趙可銘二人批判方方的【軟埋】的文章。我很吃驚:黨中央直管的人民文學出版社,竟然在二0一六年,像發現了一部偉大作品一樣,發表出版了否認土地改革、為地主階級翻案、給共產黨土改政策抹黒的【軟埋】!

                  人民文出版社出版【軟埋】,是一件影響極大的政治事件。這部作品將土改描繪為對地主的屠殺,否定土改歷史,為地主階級翻案的意圖十分明顯。值得注意的是:在出版《軟埋》成品書的套封上,寫著“過去的故事反著講,讀起來有一種很特別的感受”。《人民文學》2016年第2期卷首語,又說“如果偏偏有人要從算舊賬的角度來解讀學,那應該提醒的是,長篇小說《軟埋》的省思、追憶和尋訪,無不基于現世安穩、父慈子孝的生活情境之上”。“反著講”,“特別的感受”,“算舊賬”,這些都在表明:寫這些內容的人,對【軟埋】否定共產黨領導的土地改革歷史特質是十分清楚的,特意加上了個“基于現世安穩、父慈子孝的生活情境之上”的說明,這種類似于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做法,是讓讀者不要在《軟埋》是為地主算舊帳、反對土地改革方面上去理解,欲蓋彌彰的用意十分明顯。

                  發生在人民文學出版社的這件有損于黨和國家利益的事情并不是偶然的。僅據我所知:

                  1987年,人民文學出版社里的一些人拒絕了路遙的頌黨作品【平凡的世界】的發表。向全國文學界,發出了排斥頌黨文學作品、尋覓他們理想的新寫實作品的信號

                  相距僅半年,方方給文革前三十年共產黨抹黒的作品【風景】推出后,被冠以新寫實主義開山之作的稱號。人民文學出版社里的一些人如獲至寶,立即大量出版印刷向全國發行。

                  方方借【風景】成名之后,至2016年【軟埋】推出近三十年期間里,人民文學出版社里的一些人是極度地熱捧這位新寫實主義開山功臣,將她的一些專寫低俗丑陋污染社會的作品大量出版推向讀者。這些早年發生的事,我在烏有之鄉網上發的六篇方方文字工具問研討系列文章中已有例舉,在此就不去一一細說了。

                  也許有人會說,這些過去的事,不能代表現今的人民文學出版社,那就請看近期的事:

                  今年七月底,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了莫言的一部新作【晚熟的人】,在這書的封面上印上了,“莫言的想象飛越于整個人類的存在狀態之上------諾貝爾文學獎頒獎詞”。

                  正常出書,無可非議。在封面上特意印上截取的諾貝爾文學獎頒獎詞里的一段文字,就應該很好地研討一下了。

                  西方那些反華反共人士,不用講事實,就能隨便編造一個謊言,對我們進行誣蔑和攻擊。即使是獲獎者本人,當他高高興興地去瑞典領這個諾貝爾文學獎時,也并不知道那個諾獎主人,會有個政治意圖極濃的頒獎詞,這樣的頒獎詞也是他不愿意聽到的。我的這篇文章,不去牽涉那位得獎的莫言和他獲獎的作品,僅就頒獎詞的內容所展示出來的政治意圖所產生的影響,以及如何對待它的政治影響作評論。

                  截取的頒獎詞中這段文字是在展示莫言的想象。寫想象應該是有針對性的,否則就成為無源之水。如寫錢學森是會去想象火箭上天,寫袁隡平是會去想象雜交水稻能高產,這個頒獎詞的作者是寫想象什么的想象呢?好在頒獎詞中專門對想什么有具體的陳述,請看:

                  “高密東北鄉體現了中國的民間故事和歷史。很少的旅程能超越這些故事和歷史進入一個這樣的國度,那里驢子和豬的叫囂淹沒了人的聲音,愛與邪惡呈現了超自然的比例。莫言的幻想翱越了整個人類。他是了不起的自然描述者;他知道饑餓的所有含意。20世紀中國的殘酷無情從來沒有像他筆下的英雄、情人、施暴者、強盜以及堅強、不屈不撓的母親們那樣得以如此赤裸裸地描述。他給我們展示的世界沒有真相、沒有常識、更沒有憐憫,那里的人們都魯莽、無助和荒謬。”(來自愛思特梵、娃娃頒獎詞譯文)

                  頒獎詞所編寫的“想象飛越于整個人類的存在狀態之上”中所想的,就是“一個這樣的國度,那里驢子和豬的叫囂淹沒了人的聲音,愛與邪惡呈現了超自然的比例”。“他給我們展示的世界沒有真相、沒有常識、更沒有憐憫,那里的人們都魯莽、無助和荒謬”。根據所編制的想的這種內容,那位頒獎詞的作者在下文中,就又將““毛時代的恐怖”、“今天的狂熱生產至上”和“日本侵華”相提并論地聯系到一起,作出了“變體重現五十年”“共產主義宣傳畫中”的宣傳,并且“令人信服、深入細致”的結論。這些都在清楚地表明:這個頒獎詞反華反共的特質十分明顯,只要是讀過這個頒獎詞的人,是都會看出這種特質的。

                  可以肯定地說,這個諾獎,是西方反華反共人士,給包括獲獎者本人在內的全體中國人民精心釀制的一杯苦酒。這個諾獎對于獲獎者本人,不應該是榮譽,而是一種天降的罪過,不提它,他或許還會少有一些麻煩。

                  問題不在于知不知道這個頒獎詞,而在于當你知道這個頒獎詞以后,你釆取什么樣的態度,如果出于愛黨愛國情懷,就會義憤填膺地進行譴責和反駁;如果是事不關己,就會不理不睬;如果出于某種不便言明的原因,就會採取視而不見保持沉黙的態度;像這樣截取這段文字,將它印在公開出版的書面上,就意味著對頒獎詞中這段文字的作用進行了肯定!

                  我要問人民文學出版社里截取這段文字的這些人,你們在閱讀頒獎詞時,能看不出頒獎詞的反華反共特質嗎?難道你也想讓蒙在鼓里的人民大眾,像你一樣吞下西方反華人士,給我們精心釀制的苦酒嗎?你們應該知道,熱愛偉大的領袖毛澤東、熱愛中國共產黨、熱愛中國的社會主義制度、具有極強民族自尊心的中國人民,對此是決不會答應的!

                  不信嗎?那你就將頒獎詞的內容全部發表出來試試看,就怕全國人民責罵旳唾味星子,肯定能把那些將這個諾獎視為中國文學偉大成就的人全都淹死!

                  對于文學上的定論,人民是不可否認的終級栽判者。當年路遙的【平凡的世界】,人民文學出版社拒絕出版以后,被放在電臺上播出,竟然一下子拽住了幾億人的耳朵,勺住了幾億人的心,贊美之聲形成滔滔洪流,迅速淹沒了那些理論家們高深厚的批評聲。人民大眾知道“平凡的世界”不平凡之后,便張開廣闊的胸懷接納了它,至今仍暢銷不衰。那個諾獎我就不再去說了。【平凡的世界】和這個諾獎所遇到的不同境況就是明證,一個獎項僅憑一些人去吹捧,而得不到人民的認可是行不通的!

                  人民文學出版社近期還有一件特別丟人現眼的事。今年六月二十八日,在有人民文學出版社里的一些人的參與策劃下,辦了個‘名人讀名著’直播節目,目的是引發人民群眾的讀書積極性。誰知這個直播剛開始拉架子講,視頻上便出現80后、90后、00們“垃圾東西”、“滾到美國去”等的罵詞,人民文學出版社也得了個“辣雞出版社”的新名稱!這類文字和他們的節目畫面同框直播出去,讓他們尷尬得只好灰頭土臉地早早收場。

                  是什么原因,弄得全國首席出版社里那些尊貴的人,這樣顏面掃地呢?

                  原來,人民文學出版社這個中央層級出版社里的那個主辦人,將那個曾經說過“四大發明是假的”,“美國是中國的大恩人”,“說臺灣是中國固有領土不確切”,“日本是建設臺灣的主力”,“共產黨比國民黨下手更狠”等,這樣一個滿口胡言亂語,媚日親美,說著歪曲歷史,誣損丑化共產黨、自己的國家和民族的話、遷到人民唾棄的高曉松,請到一個對人民群眾的思想意識認知有引導作用的“名人讀名著”節目上去,作為名人去擔任引導人民讀書的主講!對于一個黨中央直管的全國出版業領軍單位,除去召來罵聲,還得了這樣一個“辣雞出版社”的名字,落了這樣難堪的下場!將人民文學出版丟人丟得全民皆知了!

                  過去,人民文學出版在老一輩文學家的管理下,緊跟黨的文藝政策,為繁榮黨的文學事業,做出了杰出的貢獻,取得了輝煌的成就,深受廣大人民群眾的喜愛和尊重。然而在這些人的操弄下,改革了三十多年,如今竟然改成這個樣子!這種缺少政治敏感、政治素養有問題的人,連普通人民群眾的政治水平都沒有,還盡在干這類嚴重違背民意的事,敗壞人民文學出版社的聲譽,這樣的人還有什么資格留在人民文學出版社!

                  根據這些事,我可以將從方方文學工具問研討系列文章里,得出來的“方方們的新寫實主義者”的稱號,毫不客氣地送給人民文學出版社里這些相關的一些人。

                  為什么寫文革前三十年,給文革前三十年抹黑的方方的【風景】、【烏泥湖年譜】、【軟埋】等作品,人民文學出版社可以發表出版,我這也同樣是寫文革前三十年,貨真價實的頌黨文學作品,他們要拒之門外?

                  為什么滿口胡言亂語媚日親美的高曉松,可以被人民文學出版社里的一些人捧為名人,去引領人民大眾讀書,而我的溢滿頌黨情意的作品連露面的機會都沒有?

                  自1987年方方的【風景】開了新寫實主義的山以后,在這些方方們的新寫實主義者們的操弄下,便顯示出他們有著明顯的政治傾向,對此,我在“方方文學工具問研討系列”文章中有詳細的論述,現在簡要陳述如下:

                  “帶有政治目的的新寫實主義者們”,不寫高尚善美,專寫低俗丑陋,奉行的是極為片面的文學人性觀。烏有之鄉網【方方文學工具問研討系列之三】。

                  方方們的新寫實主義,十分霸道地將共產黨人的人性訴求、人物形象排斥在文學作品之外。烏有之鄉網【方方文學工具問研討系列之四】。

                  方方們的新寫實主義,離開了建國以后的幾十年里,中國共產黨人帶領全國廣大人民群眾,在中國大地上開展的轟轟烈烈的社會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運動,丟掉了這個人類歷史上最波瀾壯闊、最偉大的人性工程。烏有之鄉網【方方文學工具問研討系列之五】。

                  方方們的新寫實主義是禍國殃民的偽命題,完全是他們這些人,為了達到否定毛主席領導的文革前三十年歷史的政治目的,而特意編造出來的。烏有之鄉網【方方文學工具問研討系列之六】。

                  現在看來,三十多年前被我扔進灶堂的那四十多萬字的書稿,和現在的【心愿】,都是頌黨作品,之所以難發表,我毫不掩飾地說:完全是那個方方們的新寫實主義理論造成的,是它毀了我的文學之路!

                  習近平總書記在2014年10月召開的全國文藝工作座談會上說:“在有些作品中,有的調侃崇高、扭曲經典、顛覆歷史,丑化人民群眾和英雄人物;有的是非不分、善惡不辨、以丑為美,過度渲染社會陰暗面;有的搜奇獵艷、一味媚俗、低級趣味,把作品當作追逐利益的’搖錢樹’,當作感官刺激的‘搖頭丸’;有的胡編亂寫、粗制濫造、牽強附會,制造了一些文化‘垃圾’;有的追求奢華、過度包裝、炫富擺闊,形式大于內容;還有的熱衷于所謂‘為藝術而藝術’,只寫一己悲歡、杯水風波,脫離大眾、脫離現實。凡此種種都警示我們,文藝不能在市場經濟大潮中迷失方向,不能在為什么人的問題上發生偏差,否則文藝就沒有生命力。”

                  他在2016年11月召開的中國文聯十大、中國作協九大講話中說:“廣大文藝工作者要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堅持為人民服務、為社會主義服務,堅持百花齊放、百家爭鳴,堅持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高擎民族精神火炬,吹響時代前進號角,把藝術理想融入黨和人民事業之中,做到胸中有大義、心里有人民、肩頭有責任、筆下有乾坤,推出更多反映時代呼聲、展現人民奮斗、振奮民族精神、陶冶高尚情操的優秀作品,為我們的人民昭示更加美好的前景,為我們的民族描繪更加光明的未來。”

                  他在十九大報告中說:文藝要“謳歌黨、謳歌祖國、謳歌人民、謳歌英雄”,“引導人們樹立正確的歷史觀、民族觀、國家觀、文化觀”。

                  習近平總書記的講話,給我們明確地指出了文學應該堅守的底線,努力的方向,和肩負的任務。

                  然而,習近平總書記在2014年10月召開的全國文藝工作座談會上講話發表以后,人民文學出版社里的一些人,卻對此充耳不聞,視而不見,與之背道而馳。2016年出版了方方的【軟埋】,2019年拒絕出版我的頌黨小說【心愿】,今年又利用出版成品書的機會肯定了西方反華反共人士攻擊我們黨和國家的頒獎詞,邀請有著誣損黨和國家、媚日親美人士,作為名人去引導人民大眾讀名著!

                  據我所知:自上世紀九十年以后,人民文學出版社根本拿不出由它們首發出版的,像【創業史】中的梁生寶,【高山下的花環】中的靳開來,這類以共產黨員作為中心人物的文學作品;像【平凡的世界】這類從正面歌頌改革開放和中國社會主義建設偉大成就的文學作品也比較少見;至于歌頌文革前三十年的偉大成的文學作品則是完全絕跡的!別說是為黨的事業服務了,連百花齊放,百家爭嗚的文藝方針,在它們那里也很難得到實施!

                  人民文學出版社是國家財政扶持的出版單位,歸全國人民所有,不是社里一些人的私產,不是他們可以為所欲為的地方,它的行為要符合黨的利益、國家的利益、人民的利益。它的行為應該接受全國人民的監督。

                  人民文學出版社是黨中央直管的出版單位,是我們黨的文學思想的執行者和體現者,在執行黨的文藝路線上,對全國文學創作和出版起著引領作用,無條件地按黨的理念、政策、要求辦事,大量出版“謳歌黨、謳歌祖國、謳歌人民、謳歌英雄”的作品,“引導人們樹立正確的歷史觀、民族觀、國家觀、文化觀”,給全國文學創作和出版發揮好的導向,是人民文學出版社義不容辭的責任,它的所作所為應該接受全體中國共產黨黨員的檢驗。

                  對于人民文學岀版社用“不符合我社的出版要求”的理由,拒絕出版我的作品,我這個默默無聞的普通的農村人,一個有著四十五年黨齡的中國共產黨黨員,要向人民文學出版社里的一些人提出這樣的問題:

                  一,你們不岀版我的【心愿】二卷,這是你們的權力。但是你們用“不符合我社的出版要求”為由拒之門外,我很不服氣。我的【心愿】和方方的【烏泥湖年譜】、【軟埋】寫的都是文革前三十年,為什么【烏泥湖年譜】、【軟埋】可以被你們人民文學出版社首發出版,我的【心愿】二卷被你們拒絕?你們這樣做,是不是我的【心愿】不符合你們的出版要求,而方方的【烏泥湖年譜】、【軟埋】就符合你們的出版要求?

                  共產黨人心厎無私坦坦蕩蕩。我毫不猶豫地作出承諾:我的長篇小說【心愿】,是貨真價實的充滿正能量的頌黨文學作品,如不屬實,我甘愿接受黨紀的處分和國法的制裁。

                  對于【心愿】二卷出版問題,不提無理要求,不圖憐憫照顧,要的是請你們將那個“要求”的內容說清楚,給一個明明白白的、公平公正的說法。

                  二,方方們的新寫實主義,已經成為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文藝工作講話精神的巨大障礙。為了揭露這個新寫實主義的劣跡,我在烏有之鄉網上發了六篇方方文學工具問研討系列文章。我對那個倍受文學界一些人推崇的方方們的新寫實主義,作出了十分低劣的評價:

                  “方方們的新寫實主義者們,自命清高地奉行著帶有政治目的、實屬多余的偽命題的新寫實主義理論,像江湖上的法師術士一樣,站在高高的云端上,擺出學術高深的大師姿態,不去歌頌高尚偉大的英雄人物,專門去揭示黨和政府的缺點錯誤,專門宣揚低俗丑陋消極頹廢的東西;又像宗教人士一樣,坐在他們自己營造的狹窄的殿堂里,裝扮成超越政黨政治不可冒犯的文學圣賢模樣,將共產黨人的形象、當今社會生活主體和全國人民的主流民意排斥在文學作品之外,干著丑化國家、民族、中國共產黨、社會主義的事,是名符其實的‘禍國殃民式的存在’。”烏有之鄉網【方方們的新寫實主義是禍國殃民的偽命題】。

                  人民文學出版社里如果真有崇信、并且極力推行【方方們的新寫實主義】理論的人,那我就吿訴你們,我這樣十分低劣地評價你們,你們要是有看法,就請明示,我這個無名的鄉下草民,一定會雙腿并攏,垂束著雙臂,前傾著身子,仰著臉,努力地擺出十分虔誠的樣子去聆聽你們的高見。

                  我會將我的意見連同此文寄給人民文學出版社。

                  另外,我要對那些關心我的人提出一個請求:

                  別看方方是位著名作家,我是個鄉下無名人士,我毫不懼她。我要懇請你們將我的【心愿】和方方的【烏泥湖年譜】、【軟埋】放在一起進行對比,作出公平公正的評價。

                  因每部小說的原文太長,不便附上,僅將相關作品內容簡介摘選出來。

                  我的【心愿】,時任江蘇省宿遷市作協主席、國家一級作家王清平(已退休),為拙作寫了序言。他對小說內容概述及評價簡要介紹如下:

                  “閱讀他那樸實清新的文字,一股濃濃鄉土氣息撲面而來。他對農村生活的精確描繪,他對農民的生動描寫,他對歷史烙在農民身上的真切反映,讓我噓唏不已。小說肌理完備,文字干凈,故事有張有弛,人物關系糾葛重重,完全是一部挑不出多少毛病的長篇小說。”

                  “《心愿》第一部時間跨度大約是建國到大躍進。線索是一個叫鄭集的地方在黨支部書記李玉山等農村基層干部的領導下,一家一戶如何從互助組過渡到人民公社的歷史過程。當沒有土地的農民獲得了土地,迸發出的真心喜悅和沖天干勁,現在讀來似乎有點陌生,更有點不可思議。但我相信那是真實的。舊體制剛被打破,新體制剛剛建立,社會關系重新構建,人們看到了希望,充滿著信心,自然就會煥發出新的活力。透過政治風云變幻,我看到:因勞動結成的親鄰關系在接二連三的變革中發生著變化,土地卻顯露出她堅實的尊嚴,她只服從季節和勞動的安排,并不因體制的變革和社會關系的改變而改變。當農民有的歡欣鼓舞堅決擁護上級政策,有的懷著抵觸情緒另尋生路,僅僅幾個月,土地就悄然開始了對人的懲罰,小說的主人公李玉山也因為愧對鄉親自殺于故事的末尾。”

                  “延續著第一部的人物故事,《心愿》第二部寫了人民公社成立以來直到上世紀八十年代末。第一部里出現的小伙子在這里正值壯年,姑娘成長為媳婦,壯年走向了暮年。建國初期因自然條件惡劣造成的水旱災害,以不可抗拒的威力瘋狂地肆虐著農民賴從生存的土地。歷史仿佛有一只巨手推動著載滿饑餓的列車,轟隆隆地從每個生活在當時的人們身上碾過,將饑餓無情地潑撒在每個人的身上。饑餓像一位出色的導演大師,將人際關系裝飾得多彩多樣,導演出一幕幕錯宗復雜的矛盾沖突,將每個人的人性原貌真實地呈現出來。以朱家孫家劉家吳家等為代表的樸實農民,承受著自然的奴役,承受著饑餓的折磨,承受著尊嚴的蹂躪。大隊書記鄭明龍趁機利用手中的權力肆意貪污腐化,成為一名被撤職的腐敗分子。盡管二桃和美蘭的愛情之火沒有因為饑餓熄滅,但婚姻卻止步于貧窮。盡管美蘭因饑餓獻出貞操換取的純真愛情摻雜著勢利和無奈,但卻不得不消失于世俗視野之外。而共產黨人帶領農民改造自然的能力更是不可估量的,共產黨員、大隊長吳三龍將因饑餓引發的和美蘭的情感悲劇轉化成改造自然的動力,為了救人他獻身在水利工地上;公社書記張德寶身先士卒、帶領農民搞好生產的行為,充分彰顯了共產黨員高尚的先鋒模范作用,真實地展示了那個時代共產黨人、基層干部、廣大農民在極其艱苦的條件下,戰天斗地改造自然的堅定決心和巨大的能量。

                  當歷史的車輪駛入澄明的二十世紀八十年代,自然已服從于人們的意志,大地不再經受水旱災害肆虐,一路伴隨著風風雨雨走來的小說人物享受著人生滄桑帶來的幸福和嘆息,該是怎樣的五味雜陳啊!那些在今天讀來不斷喚起我對農村生活的回憶的人際關系和生活場景,那些最底層的情感糾葛所顯示出來的復雜的人性狀態,構成了這部小說的全部肌理。我在感嘆他們的命運在大自然的沖擊下像狂風中的小草遍體鱗傷地隨風擺動的同時,深切感受到個體生命的卑微渺小,然而,在共產黨人的帶領下,為了有尊嚴地活著,他們頑強地作出的付出,卻又使他們變得十分偉大”。

                  方方的【軟埋】的情況想必大多數人都已了解。她的【烏泥湖年譜】,我將從百度上找到的有關內容簡介選登如下:

                  “小說的故事發生在長江水利規劃設計院的烏泥湖宿舍,這里的十幢小紅樓里居住著一群或從海外學成歸來、或出自國內名牌學府的水利專家,他們都是在共產黨和新中國的感召下,為著舉世罕見的三峽工程而來。他們一個個才高八斗、神采飛揚、溫文爾雅、自命不凡,期待著在國家經濟建設中大顯身手、建功立業。然而,在1957年反右運動開始以后的十年中,他們的性格一點點地消損,他們的豪情一點點地泯滅,他們的良知被逼到靈魂的死角,他們的傲氣被掃蕩殆盡。不僅他們向往為之獻身的三峽工程遙遙無期,他們自己也早已風華不再、心緒黯然。到了“文化大革命”的1966年,他們更是如同驚弓之烏,心驚膽戰、無所依傍,只有聽憑極左政治的狂風暴雨任意摧殘。”

                  對于我提出的問題,如果人民文學出版社,真的覺得我這個鄉下無名人士身份低微,對我不肖一顧不理我,我也坦言,對待他們的辦法是纏住不放和信息公開。

                  如果一個月內無信息,那我就親身到人民文學出版社去找出版社領導當面親耳聆聽指教。如果得不到有效的答復意見,我只好向能管到人民文學出版社里的領導部門去訴訪。

                  共產黨人光明正大,我的意見和要求,已經公開。人民文學出版社是共產黨領導地方,所以人民文學出版社的答復意見也要把話說到明處,做到公開透明,接受公眾的評判。

                  我決心要用不到南墻不回頭的做法,看看那些掌管國家文學發表出版大權的人,是如何落實習近平總書記:大量出版“謳歌黨、謳歌祖國、謳歌人民、謳歌英雄”的作品,“引導人們樹立正確的歷史觀、民族觀、國家觀、文化觀”,這一號召的!

                  我請求對我提出的這個問題感興趣的人,都來關心一下我提出的這個問題,以及人民文學出版社対我提出的問題處置的情況。我會根據需要在烏網公開相關情況。

                  習近平總書記在十九大報告中說:“推進社會主義民主政治制度化、規范化、程序化,保證人民依法通過各種途徑和形式管理國家事務,管理經濟文化事業,管理社會事務,鞏固和發展生動活潑、安定團結的政治局面。”

                  我無權代表人民,但是我是人民中的一員。

                  人民文學出版社是習近平總書記所說的全國首屈一指的“文化事業單位”,我這個忠于黨的事業、為之奮斗一輩子的鄉下普通人,決心要親身用一下,習近平總書記給我的這個,“人民依法通過各種途徑和形式管理國家事務,管理經濟文化事業”的權力,親身體驗使用這個權力后帶來的結果。

                  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藝思想已經治理了多年后的今天,我這個親身經歷了文革前三十年那個時代、有著近五十年黨齡、為了黨的事業奮斗了一輩子的年辺老人,既沒有政活野心,也不是在搞陰謀詭計,憑著自己真切的愛黨情懷,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寫成的這部頌黨文學作品,為什么出版就這樣難?難道歌頌中國共產黨的文學作品,在中國共產黨管理下的出版社出版都不可以嗎?

                  我決不會容忍用自己親身經歷寫成的頌黨作品成為廢紙!

                  我已年邁老杇,這個世界給我存在的日子已經不多了,但是,我將要為我的作品得到一個公平公正的結果而奮斗,哪怕是拚上這條老命也在所不惜!為了農業生產的發展,十七歲時我不懼艱苦放棄學業奔赴農業第一線,現在為了黨的文學事業,又何在乎這條老命!

                  決不能允許頌黨文學作品被作為共產黨人的私生子一樣受到歧視!

                  希望人民文學出版社,能在全國文學領域落實黨的文藝方針、為黨的文學事業服務方面,起到導向引領作用,為落實習近平新時期文藝思想,擔負起它應該擔負的責任,做好它應做的事!

                相關文章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晨鐘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最新專題

                余建洲揭批方方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方不擇路 方不圓急了,她急了!!!
                2. 通過李慶霖遭遇,看誰是蓄意整人的人
                3. 細品胡錫進同志的“國家戰略”
                4. “二鬼子”的生存哲學
                5. 神話破滅的地攤經濟:大學生擺攤記
                6. 再談“大軍官”
                7. 從“山頭主義”的角度淺談“九一三”事件
                8. 《北京日報》:任志強被判刑18年
                9. 美國是不是正在衰落
                10. 蔣介石的新生活運動為什么會成為笑話?
                1. 丑牛:黨姓啥?——黨慶百年,誰與評說(之二)
                2. 又開始“胡扯”:余茂春當漢奸也怪毛澤東時代?
                3. 越來越多的人自稱地主富農后代,貧下中農后代去哪兒了?
                4. 她不會有什么壓力
                5. 外資購買中國債的真相
                6. 李紅“錯”了嗎?
                7. 毛主席的“大仁政”
                8. “三姓家奴”莊女士
                9. 西方又熱炒方方,方方日記的翻譯白睿文盯上"紅色小兵"
                10. 國民黨自己撕下偽裝!
                1. 【重磅深度長文】左大培:加入WTO對中國弊大于利
                2. 對干部子弟變質的防范與蔡霞、任志強的軌跡
                3. 對毛主席泄私憤的時代基本結束了
                4. 錢昌明:晚年毛主席為何“憂傷”? ——唯恐“紅色江山”不保
                5. 王岐山:不要忘記,我們是毛主席培養的啊!
                6. 聽到鐘院士再請戰,我嚇得瑟瑟發抖
                7. 憲之:蔡霞現象 ——“姓社姓資”博弈大視野下審視
                8. 必須鏟除中國內部的“第五縱隊”!
                9. 決戰:任正非愚蠢的一面
                10. ?郭松民 | “九一三事件”的深層次原因
                1. 爸爸媽媽,你們去哪兒了?——一個關于抗聯孤兒和烈士父母的故事
                2. 《北京日報》:任志強被判刑18年
                3. 丑牛:黨姓啥?——黨慶百年,誰與評說(之二)
                4. 封閉僵化絕不屬于毛主席時代——堅決肅清對“不走老路”的閹割
                5. 混在三和的半年,我真正認識了這群“底層”青
                6. 把民國范兒請回來當祖宗供著,某些人賤不賤吶?
                黄色电影免费片网站大全,黄色电影免费片日本大片,国语自产精品视频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