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h4mc0"></form>
      1. <strike id="h4mc0"></strike>

                <sub id="h4mc0"></sub>

                <wbr id="h4mc0"><pre id="h4mc0"><video id="h4mc0"></video></pre></wbr>
              1. 首頁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老田:毛澤東的“三個世界”理論及其背后的認識論基礎

                老田 · 2020-09-04 · 來源:開放時代雜志
                收藏( 評論() 字體: / /
                那種認定毛澤東“三個世界”理論走出了“極左”或者超越了意識形態爭執的看法,是不準確的,而是他晚年“反修”思想的深化——把弱國的對外競爭歸結為內部管理層是否愿意走扁平化管理這條“革命路線”的問題。

                 

                  一、毛澤東思想的實踐特色與管理學維度

                  毛澤東與馬克思、恩格斯這些理論家不同,他是在行動以后開始思考的。他領著一支失敗的小部隊上了井岡山以后才開始他一生中間最重要的思考。他最重要的思想(文章)都是在實踐中遭遇問題之后才提出來的。弱小的紅軍在面對強勢的國民黨政權和軍隊時,如何生存下去、發展壯大并實現勝利目標?正是在這里,產生了毛澤東思想中間兩個核心問題意識:一是如何把農民的人力資源、物力資源集結起來以支持革命目標,這是一個很標準的管理學課題;二是以弱勝強的問題,即競爭方略問題。我結合管理學、組織社會學的角度來考察競爭的力量對比方面,其中最重要、最特別的是毛澤東的競爭思想。

                  美國學者克萊因提出“國力方程”,他把一個國家的國力分為兩部分:第一部分由三項構成,其中基本實體包括領土和人口,經濟能力主要包括經濟結構和產業結構,軍事能力包括技術和投放能力;第二部分為戰略意圖和國家意志兩項。第二部分中的兩項最高分為1分,最低分為0分。可以看出,第一部分基本上與經濟和技術相關的,我稱之為“有形實力”,第二部分是力量運用的主觀方面,我稱之為無形實力,那么競爭性的國力就等于有形實力和無形實力之乘積。

                  國力=(基本實體 + 經濟能力 + 軍事能力) ×(戰略意圖 + 國家意志)

                  對于提升無形實力,毛澤東有一個簡潔的說法是“團結起來,爭取更大的勝利”。毛澤東始終不認為弱勢競爭者一開始就應該選擇出局,而是有著勝利的希望,關鍵是還有無形實力提升的文章可以做。他在1964年7月9日說:“有人說,武器是第一,人是第二。我們反過來說,人是第一,武器是第二。武器同機器差不多,都是人手的延長而已。”這個看法延續了《論持久戰》中間的認識:“決定的因素是人不是物。力量對比不但是軍力和經濟力的對比,而且是人力和人心的對比。”根據毛澤東在革命根據地的實踐,有必要把克萊因的方程的后一部分做點修改,這樣無形實力就由“競爭意志”和“組織程度”兩項之和構成。

                  競爭力量=(基本實體 + 經濟能力 + 軍事能力) × (競爭意志 + 組織程度)

                  在中國革命年代,共產黨領導的平民革命始終是力量弱勢一方,要以“小米加步槍”戰勝“飛機加坦克”裝備的敵人,就不能不在提高無形實力方面想辦法,這就限定了競爭方略的選擇:弱勢博弈者必須在組織和管理方式上勝過對手,有形實力不足要以更高的無形力量(更高昂的競爭意志和更高的組織水平)的優勢來彌補。最終目的當然是要實現有形實力和無形實力的乘積大于國民黨軍隊,這才是共產黨戰勝強敵的關鍵所在。其實孫子說“上下同欲則勝”,就是指無形實力決定勝負這樣一種思想。而無形實力的提升就得依靠發展“官兵一致”的“上下同欲”程度。美國記者塞爾登在國民黨軍隊中間發現“五不和”:軍政不和、軍民不和、軍軍不和、兵將不和、兵兵不和,這是無形實力受損失的幾個主要方面。反過來,共產黨八路軍強調“官兵一致、軍民一致、瓦解敵軍”。

                  我們來看看毛澤東上井岡山之后,是怎樣實現“上下同欲”以提升無形實力的。第一件事就是搞供給制。據黃克誠老將軍回憶,開始很多軍官是不愿意接受供給制的,在國民黨軍隊中間軍官可以吃四菜一湯,少校每月有180元大洋,但井岡山地方很小,給養困難,不同意也不行,只能接受供給制。就管理而言,這就取消了上級干預、影響或者挾制下級的關鍵手段,“文革”經常批判的“物質刺激”其實在井岡山時期就取消過。然后,通過建立士兵委員會,推行政治民主、經濟民主和軍事民主,在管理權力的分配上也極大地拉近了管理者和被管理者的距離,這相當于搞政治上的平均主義。

                  除了權力和利益分配的平均化之外,毛澤東在上井岡山的路上,還偶然發現,共產黨員比較多的連隊,士氣很高,也很少有逃亡現象,而且下級監督上級也不錯。這樣,他就開始探索在專職的管理者之外,發揮積極分子在管理中的作用。在“三灣改編”的時候,他就把積極分子的作用制度化了,在各個連隊建立“戰斗堡壘”。結果這開創了毛澤東最為獨特的管理思路:既要提高自己的組織程度,同時又減少強制手段的運用。

                  二、對正規管理模式的揚棄與“反修”思想的根源

                  在紅軍中間,專業管理者權力降低了,干預下級的強制手段也減少了,再結合分配上的供給制,其經濟利益也下降了,這樣就構成了社會學所說的“相對剝奪”,而相對剝奪容易激發管理層的右翼激進主義。后來毛澤東在“文革”中把整個黨史說成“路線斗爭史”,核心問題意識是井岡山時期就已經形成的,因為管理層的權力和利益都最小化了,所以,引發了官員持續的不滿。毛澤東把抑制管理層不滿的全部努力過程稱為路線斗爭,并且把歷次黨內分歧逐漸產生管理層的不滿進行結構化理解,認為這種情況與階級利益一樣,肯定是要自動回歸的,解決一次之后,下次又會自動恢復,這樣就需要在外部尋求一種力量或者壓力,來平衡和抵消管理層的“復舊”趨勢,就跟階級斗爭必然會有兩個方面一樣。這就把黨內政見分歧理解為管理層持續不斷地回歸權力和利益最大化的趨勢,為此需要在管理層之外的被管理層中間組織起必要的力量來進行平衡,這就構成一個“一分為二”的觀察視野。

                  根據地時代,管理層的右翼激進主義在共產黨內一直受到外部壓力的抑制,因為處于蔣介石和日本人優勢兵力的威脅之下,管理層的不滿無法走出很遠,就要遭遇一個必須回頭的惡劣形勢。比方1929年紅四軍七大的時候,一些軍官很討厭毛澤東堅持扁平化管理,因為這降低了他們的權力和利益,于是他們把毛澤東這個中央指定的前委書記候選人給選掉了。但是非常不幸,隨后出擊閩中、梅縣等地遭遇慘重的失敗,紅軍兵力損失三分之一,結果那些持不同政見者的發言權下降了,這樣,很多人就不得不反省自己的不足,這才有了形成《古田會議決議》的條件。這個文件對共產黨內部軍隊管理模式和上下級關系是一個根本性的綱領性文件。

                  長征之后,經過延安整風,通過小組會議進行批評和自我批評的壓力,來敦促官員反省自身的認識不足,毛澤東的扁平化管理模式此時被重新命名為“群眾路線”,在整風的壓力之下再次得到多數人的贊成,同時,弱勢條件下的競爭方略也得到大家的認同。借此次整風運動的推進,毛澤東那種與正規管理和正規戰爭完全不同的兩大思想要點,得到了很大程度的推廣。延安整風結束后,共產黨歷史上群眾路線或者說扁平化管理處于歷史最高點。

                  毛澤東晚年的“反修”問題意識,是從井岡山時期突破正規化管理的各種要求之后產生的。這個認識在黨內不同政見的爭論中間逐步深化,得到提煉并概括為“路線斗爭史”;而與蘇聯爭論的深刻分歧,與黨內的持久爭論在內涵上相當一致——管理中間上下級關系如何定位以及被管理者參與管理的程度。在大連中蘇兩黨干部的分歧和相互看不慣,就是后來“反修防修”的實質內容所在。毛澤東思想與“蘇修”開叉的地方,就是扁平化管理和正規化管理的不同之處。這在毛澤東看來,必須走出正規化管理的局限,不僅意味著與統治階級正規化管理形成區別,更重要的是涉及到如何有效凝聚農民群眾的人力物力資源,這是提升無形實力的關鍵領域。

                  新中國成立前,共產黨和軍隊是弱勢群體,官兵關系要親密,軍隊和老百姓關系要親密,有外部壓力的時候,扁平化管理能夠維持,由此促成并維護內部高強度的合作。新中國成立后,共產黨成了執政黨,外部壓力消失,結果導致官兵關系、官民關系的疏遠,上下級之間的距離符合社會分層的規則。但毛澤東對此很擔憂,不停地設法阻止干部脫離群眾。有人說,戰爭是對政體和管理績效最嚴格的檢驗,因為經過了以弱勝強的革命戰爭檢驗,所以,毛澤東畢生篤信扁平化管理的效力,反對專業化管理中間的權力壟斷,堅持群眾化,在許多黨內同志都改弦更張之后,他依然堅持不改初衷,這就擴大了彼此之間的思想差距。由于差距越來越大,他傾向于把這個方面的不同政見,向上和向下聯系,形成一種全局性的思考框架——“兩個階級、兩條道路、兩條路線”,并且總是以路線斗爭的內容去注釋階級斗爭,以路線斗爭的結果去預測社會制度的演變趨勢,并聯系到公有制社會的社會分化和階級對立維度,去理解不同政見背后的利益權力要求,還給赫魯曉夫的“變修”以社會學解釋——說他代表蘇聯的高薪階層;向下聯系到建國后系列政策失敗和干部執行上的左右搖擺,認為問題之所以得不到解決,是因為追求不同于工人農民的獨立階層利益。

                  對于毛澤東作為革命者和建設者的一致性,日本學者近藤康邦指出:“毛澤東對外對抗侵略,對內突破束縛(‘沖決羅網’),發揮人民自己的力量,把國家獨立和革命結合起來。他這一根本思想是一貫的,其核心是‘人民、矛盾、大同’,是從外部對帝國主義的‘絕對批判’。”“在革命時期,他把‘人民’理想主義和‘實際’現實主義緊密結合起來,在建設時期,他的根本態度沒有變,在軍事、外交領域相當成功地把兩者結合起來,但在經濟和文化領域卻出現了背離,陷入了困境,便傾注力量于再結合。”近藤還認為到1970年代,美國對中國的包圍圈被打破了,近代中國的“救亡”課題到這個時候才得以解決。

                  毛澤東在“文革”時期發展出來的思想認識,被否定,被視為晚年錯誤,但那卻是他從井岡山時期開始的問題意識的深化和推廣,是他畢生所思所想的邏輯延伸。如何發揮人民的力量來推動經濟建設,一個經濟技術落后的國度如何自存于競爭的全球秩序之中,這不是抄襲第一世界的制度就能夠實現的,這是毛澤東對“先生打學生”命題的深化。

                  三、毛澤東思想與美國制度實踐的另一次開叉

                  除了跟蘇聯人對于正規化管理的思想開叉之外,毛澤東思想在另一個方面是跟美國的制度實踐開叉,按今天自由派的說法,是跟普世價值、主流文明不同。毛澤東時代既反帝又反修,除了政治和國家利益方面的矛盾之外,更重要的是在認識論方面的開叉。就“反修”的實質內容而言,他否定正規化管理,認為這不可能在農村地區生效。另外,他也始終不相信以私有制為基礎的制度,能夠整合中國的人力物力資源,完成中國的工業化建設,甚至,這種制度還不能保證中國社會的安定。他1965年重上井岡山時說:“人家資本主義制度發展了幾百年,比社會主義制度成熟得多,但中國走資本主義道路走不通。中國的人口多、民族多,封建社會歷史長,地域發展不平衡,近代又被帝國主義弱肉強食,搞得民不聊生,實際四分五裂。我們這樣的條件搞資本主義,只能是別人的附庸。帝國主義在能源、資金許多方面都有優勢,美國對西歐資本主義國家既合作又排擠,怎么可能讓落后的中國獨立發展,后來居上?過去中國走資本主義道路走不通,今天走資本主義道路,我看還是走不通。要走,我們就要犧牲勞動人民的根本利益,這就違背了共產黨的宗旨和井岡山的追求。國內的階級矛盾、民族矛盾都會激化,搞不好,還會被敵人所利用。四分五裂,危險得很。”這仍然沒有脫離“弱勢博弈者需要不同于強勢博弈者的競爭方略”的基本認識邏輯,不過是上升到了根本制度層面,不僅戰爭中間有形實力不足要追求不同于敵人的競爭方略,和平年代的經濟建設,也一樣不能抄襲先行國家的制度。

                  1949年毛澤東在七屆二中全會的講話中說,中國革命的勝利“沖破了帝國主義的東方戰線”,這場革命對于全球格局的影響是很大的。1946年毛澤東評估世界力量時說美帝是“紙老虎”,還內在地假設美國國內各個階級的不統一:只有極少數資本家喜歡戰爭,大部分美國人民持反對態度。他把國內內戰的兩方分野搬到國際論證當中,不僅美國國內不一致,而且1949年中國革命勝利后的全球格局,也如同中國國內的階級對立,在帝國主義主導的一個壓迫剝削陣線之外,還有與其對立的另外一個反壓迫陣線,這兩者之間關系也是兩分的和對立的。

                  剛才劉小楓教授講到了朝鮮戰爭,這場戰爭給毛澤東的國際格局思想帶來一個根本性的變化。當時美國很輕視中國的軍事力量,麥克阿瑟說過“中共軍隊并不是不可侮的力量”,而他手下的情報官威洛比則說,中共軍隊是游擊戰出生,從未和任何一個軍事強國直接作戰過,而且裝備不統一,后勤保障很困難;關鍵是中共介入朝鮮戰爭的最有利時機早已過去。而毛澤東從政治出發,考慮的是如何在與美國的軍事較量中建立中國的威懾信用,這樣來看,把美軍放到鴨綠江邊來,再趕回三八線去,更為理想。毛澤東使用的是完全不同于戰場指揮官的計算損益方法。

                  毛澤東曾經說過,鴉片戰爭之后一百多年,中國和世界上大大小小的帝國主義國家都打過,除了抗日戰爭因國內外各種因素共同作用下日本投降之外,每一次侵略戰爭無不以戰敗簽署辱國條約而告終。對于飽受侵略苦難的國度而言,建立起自身的威懾信用,以終結列強的野蠻侵略,就是極為稀缺的無形資產,對于減少侵略帶來的生命財產損失有著巨大的價值。

                  朝鮮戰爭以后,毛澤東自信心很強。他在1953年說,抗美援朝的勝利有可能阻止美國進一步的軍事冒險,而且可能推遲第三次世界大戰。他還有點得意洋洋地說,中國人是愛好和平的,和平也可以,戰爭也可以,兩樣都可以干。中國人民已經組織起來了,是不能惹的,惹翻了是不好辦的。中國自鴉片戰爭以來疊遭侵犯的歷史開始扭轉,憑借自身的力量在與超級軍事強權的戰爭中間建立有效的威懾信用,成本當然不低,但在毛澤東看來所得大于所失。要在戰后的世界里建立有效的威懾信用,在他看來,最好是和世界超強的美國打,而且是把美軍放到中朝邊境來打,直到最后把他們趕回去。等到美軍的全部軍事優勢盡情發揮卻還不能取勝,中國所獲得的威懾信用作為“無形資產”,才能夠在全球生效,并可以保障中國很長時間的安寧與和平。正是在抗美援朝戰爭結束之后,毛澤東開始全面規劃國內的經濟和技術發展,親自敦促訂立12年的科技規劃、12年的農業綱要等等。也正是從那時開始,他相信長期和平是可能的。

                  1954年,中國幫助越南把法國軍隊趕出北方,周總理參加日內瓦會議,新中國第一次走上國際舞臺。如果按照歐洲的均勢外交傳統,中國這時已經是越南局勢的一個擔保方了。上世紀60年代美國對越戰爭的時候,中國就警告他們,如果他們要違反日內瓦協議,就如何如何。話說得最厲害的要算陳毅元帥,他說等著美軍打進來,等了16年,頭發都等白了。

                  1956年蘇伊士運河事件中間,美國拆英法的臺,這也讓毛澤東感到高興,他看到西方陣營內部并非那么一致,還認定以炮艦政策為代表的舊殖民主義趨于沒落。1957年他在莫斯科提到“東風壓倒西風”,體現的就是這種信心。1958年他決策炮擊金門戰爭,在內部講話中說要以邊緣政治政策對付杜勒斯的戰爭邊緣政策,警告美國海軍尊重中國12海里的領海范圍,抗議36次之后美軍才勉強聽話。這一事件之后,毛澤東對于中國安全的看法,傾向于輕視外部因素,又把眼光轉到國內來。1959年他提出防范杜勒斯所說的“和平演變”問題,并對赫魯曉夫在美國的表現給出一個修正主義評價,判斷他代表蘇聯的高薪階層,還說“修正主義的國內根源是資本主義殘余,國外是屈從帝國主義的壓迫”。70年代報章上狠批階級投降與民族投降,并認定兩者有內在的一致性,其認識源頭即在于此。

                  與美軍交戰并且戰而勝之,中國的威懾信用建立起來了,經過1958年金門炮戰的測試,他開始輕視美國的軍事威脅。內部講話中間說美軍困在全球各個基地里頭,就像“牛尾巴綁在樁上”,不像是進攻態勢,不再視為有威脅的力量。中國外部威脅可以在自己的力量基礎上解決,關鍵則在于自己的力量能否組織起來,能否讓社會上層保持足夠的對外競爭意志,而不像赫魯曉夫那樣代表高薪階層,對內搞階級投降,對外搞民族投降。這樣,國家安全態勢改善,就與井岡山之后的系列政見分歧在因果關系上相互支持和證實,把問題意識收斂到管理層是否產生獨立的利益和追求,是否脫離群眾并回歸統治階級的舊路,這是中國能夠有效凝聚老百姓的力量,消弭階級分化的鴻溝,團結一致對外的關鍵。這樣一來,近代史中間統治階級的表現,也成為一個反面參照物,毛時代經常宣傳慈禧太后和蔣介石這樣的統治階級代表,總是選擇對外投降和對內鎮壓,這也被解釋為內部階級矛盾超過民族矛盾的結果。這樣,中國的安全問題,在毛澤東那里,就變成共產黨是否會退化為統治階級的問題,如果中國的共產黨要蛻變成那樣,就會與人民大眾處于矛盾激化狀態,同時會導致對外的民族投降和喪失競爭意志,那樣中國的安全就毫無保障了。

                  總的來說,經過抗美援朝戰爭,毛澤東認定中國雖然有形實力尚弱,但可得到無形實力方面的彌補;而無形實力的提升,根據地時期的經驗是必須實現管理層的群眾化;而管理層常常從權力和利益訴求出發反對群眾化,這就構成“文革”期間的“路線斗爭史”敘事線索。特別是后來越南戰爭美國人陷入泥坑,再次讓他看到美國人必然失敗的趨勢,這也強化了“紙老虎”不可怕,內部因素起決定作用的認識。最終,毛澤東把在國內戰爭中間的競爭方略普遍化了,并運用到國際競爭的分析中去,把管理層拒絕的管理模式視為第三世界國家有形實力不足條件下的唯一致勝方略。只要國內的“反修防修”取得勝利,對外競爭勝負就是一個無需討論的問題。這樣,他就超越了“社會制度標準”和“地緣政治標準”,提出了“三個世界”理論。與其說蘇修社會帝國主義如何侵略壓迫別國,不如說“蘇修”的壞樣板使得劣勢競爭者內部無法提升無形實力,特權階層的存在妨礙了選擇對列強競爭的有效方略。在毛澤東看來,中國要解決在世界格局當中的問題,還是內部管理層的障礙問題。正是在這個意義上,那種認定毛澤東“三個世界”理論走出了“極左”或者超越了意識形態爭執的看法,是不準確的,而是他晚年“反修”思想的深化——把弱國的對外競爭歸結為內部管理層是否愿意走扁平化管理這條“革命路線”的問題。

                  四、一個小結:毛澤東到底看到了什么

                  毛澤東在井岡山實行的管理模式,我稱之為“扁平化管理”,按照今天的說法,其三大特點是:經濟平均主義、政治平均主義,還引入大量積極分子幫助專職管理者開展工作。由此管理層的權力和利益都最小化了。這在共產黨根據地,就已經形成了三大差別很小的社會景觀,在共產黨成為執政黨之后,就會帶來一個社會扁平化的后果。此時,無需依賴強制性的規范管理,就能夠把無形實力提升到足以克敵致勝的程度;紅軍內部的組織程度提升,就不是依靠強硬的管理手段起作用,而是靠激發下層的自覺性,這與競爭意志(當時稱為階級覺悟)的提高一樣,都要依托于管理層的群眾化過程。

                  按照馬克思的異化理論,毛澤東的管理要求,實質上接近于一種追求異化程度最小化的管理模式,在這種管理模式中間,不是追求上級對下級的有效控制,而是追求一種下級的自覺和上級的引導相結合的效果。按照毛澤東自己的總結,就是要追求官兵一致、軍民一致這種方式的管理效果,而不是通過官僚主義和命令主義。新中國成立后,毛澤東在處理全球格局的競爭性視野中間,復活了國內戰爭中間的競爭經驗。50年代末期,他已經傾向于把內部管理層的問題和弱點視為對外競爭失敗的要點(“變修”意識),“文革”期間對黨史按照“路線斗爭史”進行重新梳理,更進一步強化了這個認識。到70年代初期提出“三個世界”理論時,對外競爭的勝負就完全被看作是內部管理層蛻化的一個必然后果,而赫魯曉夫的對外投降則被視為蘇聯特權階層、高薪階層產生了獨立階級利益的標志性事件。

                  回顧毛澤東的一生,從贛南根據地的群眾整風運動,到延安的小組批評,1957年提出“開門整風”要求給老百姓“大鳴大放大字報大辯論”的權力,到“文革”時期號召老百姓組織起來并且用輿論批判的方式制約社會的上層,他畢生都在尋求一種制約管理層脫離群眾的有效壓力機制。毛澤東的認識走了一個循環:為了有效地對外競爭,就需要更高程度的內部團結,為此就不能不敦促“不情愿”的管理層放棄統治階級的常規管理路線,選擇群眾化的路線。研究毛澤東政治思想的人都發現,他關于對立面之間的互動和結構之間“一分為二”的思想始終不變。與后來宣傳“大鍋飯養懶漢”的問題意識相反,毛澤東從不把被管理者的消極面視為重大問題,而是始終把管理者本身視為管理績效差的首要問題。到了晚年,他這一思想越發篤定。1964年他對龔育之等人談哲學的時候,把這個認識上升到世界觀的高度,雖然他謙虛地稱自己是“土哲學”,但他卻按照“土哲學”標準把握馬克思,他說馬克思主義三個組成部分,基礎是社會學、階級斗爭。

                  由此可以看到,毛澤東認為像中國這樣的第三世界大國,就跟戰爭時期的以弱擊強一樣,關鍵是要實現高水平的內部整合,精英階層與人民的距離不能太大。他所關注的始終是:要在外部成功地“反帝”,必須在內部解決好“反修”問題。這樣,在毛澤東那里,階級分析法超越了國界,內部的“走狗”式統治階級是列強剝削和壓迫事業的代理人,而全球統治階級的聯合則是第三世界國家受剝削壓迫的關鍵,這才是毛晚年思想的關鍵邏輯。今天看來,他對于全球力量對比和弱國管理層的消極性判斷,得到了部分證實,這個問題意識得到了歷史驗證,但并不代表就能夠解決實踐中遭遇到的諸多難題。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執中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從“賣拐團伙”到“戰忽局”
                2. 方方很高興:9月1日新版高一歷史書到底有什么修改?
                3. 安倍晉三為什么又辭職了?這一招高,實在是高
                4. 錢昌明:“老胡”究竟是什么“派”? ——兼談“中國人對美國的集體認識”
                5. 難以避免的中印戰爭
                6. 985廢物的自救攻略:認清形勢,放棄幻想
                7. 不做中國人,也做不了美國人
                8. 張志坤:美國大選、中國遭殃,這是為什么
                9. 關于中國經濟若干問題與江院長商榷
                10. 華春瑩發推諷刺美國搶劫 沒想到公知不淡定了!
                1. 錢昌明:晚年毛主席為何“憂傷”? ——唯恐“紅色江山”不保
                2. 憲之:蔡霞現象 ——“姓社姓資”博弈大視野下審視
                3. 灄水農夫:虛無的民族主義贊歌——電影《八佰》觀感
                4. 信號如此明顯, 為何很多人還深信“仗”打不起來?
                5. 從“賣拐團伙”到“戰忽局”
                6. 黃衛東: 評企業主成了為所欲為的上帝
                7. 記得住土匪的小恩小惠,咋就記不住毛主席的大恩大德呢?
                8. 蔡霞一類黨校教師由來的追溯
                9. 張志坤:假如蔡霞不去美國定居會怎樣
                10. 這是一種反常現象?
                1. 對干部子弟變質的防范與蔡霞、任志強的軌跡
                2. 蔡霞的嘴,賴小民的腿
                3. 蔡霞要對誰先禮后兵?
                4. 評蔡霞被處理,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5. 【重磅深度長文】左大培:加入WTO對中國弊大于利
                6. 這個口號不宜再喊了
                7. 余 涅|識破胡錫進的漢奸言論
                8. 官媒對蔡霞嚴重違紀案件的有關報道
                9. 網友再次揪出兩面人教授,官方依然一片沉默!
                10. 王山魁司令接受采訪:三十年河東,四十年河西
                1. ?細數毛主席最親密的人,我心里真不是滋味兒!
                2. 歐洲各國怎么都開始反口罩反疫苗游行?!這畫面,整個歐洲大陸都瘋了!
                3. 錢昌明:晚年毛主席為何“憂傷”? ——唯恐“紅色江山”不保
                4. 灄水農夫:虛無的民族主義贊歌——電影《八佰》觀感
                5. 9.64億“窮鬼”節日快樂!畢竟窮鬼也是鬼!
                6. 黃衛東: 評企業主成了為所欲為的上帝
                黄色电影免费片网站大全,黄色电影免费片日本大片,国语自产精品视频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