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h4mc0"></form>
      1. <strike id="h4mc0"></strike>

                <sub id="h4mc0"></sub>

                <wbr id="h4mc0"><pre id="h4mc0"><video id="h4mc0"></video></pre></wbr>
              1. 首頁 > 文章 > 時政 > 時代觀察

                重慶“六旬老人猝死公安局案”實地調研:劉慶蘭的尸首何時才能入土為安?

                馬志遠 · 2020-09-25 · 來源:紅歌會網
                收藏( 評論() 字體: / /

                 

                【前情提要】

                  據澎湃新聞2019年10月30日報道,兩個月前的8月19日,重慶市忠縣68歲老人劉某蘭在忠縣公安局執法辦案中心被調查期間猝死,家屬認為警方傳喚、審訊期間存在濫用職權行為,遂提起行政訴訟。法院本已立案,原定12月3日開庭審理。但隨后法院一再改期拖延,至今未能開庭。媒體報道后,紅歌會網對此案件進行了追蹤報道,并對死者家屬進行了訪談,關于老人如何“猝死”存有諸多的疑問。面對種種質疑,涉事公安局一方始終未進行回應,倒是一再聯絡死者家屬,期望“私了”,最好能“撤訴,不要開庭了”,賠償金額從去年的50萬增加至今年的90萬。雖然貧困,但家屬并不想“拿錢了事”,希望官方依法辦案,查明真相,給母親洗去冤屈,懲辦違法犯罪的公職人員。為進一步核實案情,紅歌會網主編蕭虎與法律顧問馬志遠同志于9月初奔赴重慶,進行了實地調研。本文系詳細調研報告,由馬志遠律師執筆。我們發布于此,并不是想越俎代庖,還是希望能給各大主流媒體特別是重慶的報刊電視臺提供案件線索,進一步深入調查報道,查明真相。更希望能引起重慶市委市政府和重慶市司法機關的高度重視,直接介入調查,還老百姓以公平正義。唯有如此,死者才能入土為安,民心才能進一步凝聚。


                  (初次聽說本案或還不太了解的讀者請先參閱一下文章:)

                  ?重慶68歲老人猝死縣公安局 家屬起訴公安獲立案

                  ?死者家屬答紅歌會網問:6旬老母親“猝死”公安局 背后隱藏重大案情

                  ?重慶6旬老人“猝死”公安局,為何疑點重重?

                  遇害前一年的劉慶蘭照片(家屬提供)

                  【正文】

                  劉慶蘭的尸首何時才能入土為安?

                  劉慶蘭,是重慶忠縣新生街道鹿角村六組的村民,2019年8月19日死亡的時候,69歲。劉慶蘭死后一年多來,她的尸首一直仍然冷凍在當地殯儀館里,至今沒有入土為安。

                  事情的起因并不復雜,起源于一起土地流轉糾紛,劉慶蘭就為這起普通的民間糾紛喪了命。

                  劉慶蘭的家住在長江邊上。站在她家院子里向長江江面望去,她的家距江邊的目測距離也不過一百多米的樣子。渾濁的長江水在陽光照耀下,泛著粼光緩緩東流。順流而下,大約三四百米開外,是一座跨江大橋,連接著長江兩岸。
                 


                黃色的房子就是劉慶蘭的家。老房子在后面,已經不能住人。這是近幾年三姐妹家人自己蓋起來的房子,沒有請工人
                 

                  從劉慶蘭家出來,邁過一條三米來寬的水泥路,再往下走,就是他們家的承包地,高高低低、坑坑洼洼,這里一小塊、那里一長條,完全沒有北方大平原上的土地那樣開闊、平整、細膩,充其量算是北方農村大田之外的那些邊邊角角的“十邊地”吧。這就是劉慶蘭一家賴以生存的土地了。事情就出在這塊土地上。

                  劉慶蘭的長女張蓉提供的一宗書面材料展示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一)土地轉包起風波

                  2017年4月10日,鹿角村支部書記胡勇和六組組長王朝懷召集六組村民部分村民開會,說要把本組土地185畝流轉出去。鹿角村六組共有村民37戶,當天到會的只有10多戶,且大都是七八十歲的老人(年輕人都在外務工)。會上,王朝懷就以本組法定代表人的身份與重慶市鹿角農業開發有限公司訂立了一份《重慶市忠縣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轉包合同》。到會的村民只有楊仁孝、王宗林、劉慶平在合同上簽字,其余人員都由王朝懷捉刀代簽。

                  合同約定4月10日當天,鹿角村六組就將土地交付給重慶市鹿角農業開發有限公司,而該公司給予村民的轉包費前三年為每畝300元,第四、第五年為300元,自第六年起為450元。合同訂立第二天,王朝懷就到各家各戶說要領錢。張蓉以為是領取政府發放的當年柑橘種植補貼(此前,當地政府每年向村民發放柑橘種植補貼,每畝230元),就在王朝懷拿去的一張表格上簽了字。后來才知道自家的土地已經被轉包出去,也就不得不接受了這個既成事實。后來他們還知道轉包他們六組土地的重慶市鹿角農業開發有限公司的老板劉震,是王朝懷的侄女婿。

                  失去自家土地的張蓉等人只得到劉震的農業開發公司打工。最初劉震定的工資標準是每人每個工日60元,還管一頓10元錢標準的午飯。后來又改成壯勞力每天60元,加5元錢生活費;70歲以上的勞動力每天50元,沒有生活費。

                  后來,張蓉一家因為無工可打、無地可種,父親癱瘓在床,又有孩子讀書,生活實在困難,就向村組長王朝懷提出,能不能退給他們部分土地,讓他們種點蔬菜。王朝懷說,那要經全組村民同意才行。可是,當召開全組大會,大多數村民同意張蓉家的要求的時候,王朝懷又不同意了。

                  張蓉和她母親劉慶蘭氣不過,就在自家門前原來的承包地上種了一點蔬菜。2018年8月30日,張蓉和她母親劉慶蘭正在地里鋤草,鹿角農業開發公司的劉震過來阻止。王朝懷也趕來了,還帶著另外兩個人,見到張蓉母女,開口便罵。王朝懷還向派出所報警。當地派出所出警,認定張蓉家的土地已經轉包給了劉震的公司,警告張蓉母女不能再在地里種植作物。

                  劉震、王朝懷為了阻撓張蓉一家繼續種菜,還帶了王朝政、唐中漢二人往張蓉母女種的菜里撒草種子,一連撒了三次。劉慶蘭隨即挖了劉震公司在地里種下的三棵柑橘苗。劉震、王朝懷報警,派出所出警,將劉慶蘭帶走詢問。回家后,胳膊疼痛半個多月。后來,王朝懷干脆帶人用鐵鍬將張蓉母女種的蔬菜拍爛。當張蓉向派出所報警的時候,警察卻說被拍爛的蔬菜值不了幾個錢,出警還浪費警力,就沒有出面處理。


                2017年的劉慶蘭遺照(家屬提供)

                  (二)劉慶蘭命喪公安局

                  2019年開春,事情再度升級。

                  3月4日,張蓉在自家原來的承包地里遇到正在帶領工人干活的劉震,就向劉索要土地轉包合同。劉震不但不給,還對張蓉大打出手。他掐住張蓉的脖子,將張蓉打倒在地,又用膝蓋壓住張,拳擊張的頭部。在場干活的工人好不容易才將劉震拉開。張蓉爬起身來,順手拔了幾棵柑橘苗,劉震報警。就在張蓉到醫院檢查治療傷情的時候,派出所到張家抓張蓉,要將她拘留。王朝懷更是揚言,準備拿出1000萬元把張家全家送去拘留。

                  4月5日,當劉震再次帶領工人去張家原來的地里干活的時候,劉慶蘭出面阻攔,要求劉震拿出土地承包合同。劉震拒絕,雙方隨即發生打斗。派出所出警,將在場的劉慶蘭三女兒張濤帶去派出所詢問,隨后以張濤妨礙執行公務為由,將張濤行政拘留10天。


                忠縣公安局就在長江邊上

                  此后,劉震的公司開始在鹿角村六組的地里修路。劉慶蘭母女氣不過,將穿過自家土地的一段路基挖斷。8月15日,派出所8名民警闖到張家,沒有告知理由,即到張家樓上搜尋張蓉,恰好張蓉外出,只有劉慶蘭和張蓉的女兒在家。張蓉回家后獲知此事,即向忠縣公安局信訪辦反映情況,沒有得到回復。8月19日清早,派出所4名民警再到劉慶蘭家,不由分說,將張蓉、劉慶蘭母女強制帶走,早飯都沒有讓她們吃,鞋子也不讓她們換一下。4名民警還將69歲的劉慶蘭按到在地,給她戴上手銬塞進警車。在車上,又給劉慶蘭戴上腳鐐。當天深夜,劉慶蘭在忠縣公安局突然呼吸心跳停止,23:19分由警察送入忠縣人民醫院搶救(醫院后來給死者家屬提供的材料顯示,醫院接診時劉慶蘭已是“呼吸心跳停止”)。經過反復搶救,“心跳仍未恢復”。8月20日00:19分宣布臨床死亡。醫院的急診搶救記錄中,死亡診斷結論是“猝死”。

                根據忠縣人民醫院出具的書面答復書,劉慶蘭被送至醫院時已“心跳停止”

                  劉慶蘭死后,尸體被送入殯儀館冷凍保存。8月22日,忠縣公安局委托重慶法醫驗傷所對劉慶蘭的尸體進行解剖檢驗,鑒定意見為“劉慶蘭符合高血壓性心臟病引起循環、呼吸衰竭死亡”。

                  (三)張家姐妹的投訴之門

                  劉慶蘭命喪公安局,她的三個女兒開始了長達一年多的投訴、信訪。她們向忠縣、重慶市和北京的最高司法機關、信訪部門和監察機關寄出了十幾封郵件,都沒有得到回復。

                  2019年10月,劉慶蘭的丈夫張清明和三個女兒張蓉、張玲、張濤以忠縣公安局為被告,向忠縣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要求確認忠縣公安局侵犯劉慶蘭人身權利、濫用職權的行為違法。他們在起訴狀里寫道:“2019年8月19日7時許,忠縣公安局新生派出所劉周等四名民警趕到死者家中,強行將劉慶蘭摔倒在水泥地板上,給劉慶蘭戴上手銬。該過程中導致劉慶蘭老人昏厥,然后粗暴的拖拽著將劉慶蘭拖上警車,繼續采取暴力,待劉慶蘭剛醒來時又將其戴上腳鐐,以非常粗暴殘忍之手段將劉慶蘭老人帶到忠縣公安局,知道當晚11時一直在公安局內接受16小時不停的嚴訓逼供和28小時未進食的殘酷折磨。后2019年8月20日凌晨3時許,村委干部告知家屬‘你的母親已經死亡,現在在忠縣殯儀館。’”。法院受理了此案,原定于2019年12月3日開庭審理,后來卻沒有開,一直拖延至今。法院這道供群眾訴訟的門倒是向張家姐妹打開了,何時開庭審理、判決結果如何,卻有遲遲沒有下文。


                劉慶蘭老人的尸體仍然冷凍在殯儀館,她在等待平冤昭雪(照片由家屬提供)  
                 

                  在這期間,忠縣公安局幾次找到張家姐妹試圖與她們和解,勸說她們向法院撤訴,開出的賠償價碼也從50萬元增加到了90萬元。但是,張家姐妹稱“自己雖然貧困,但不想拿錢了事”,只是請求政法機關能夠依法辦事,查明真相,懲處違法犯罪的有關人員,告慰冤死的母親。“和解”陷入僵局,無法達成協議,所以,劉慶蘭的尸首就一直冷凍在殯儀館里,至今已經一年又一個多月之久了……

                  劉慶蘭的尸體究竟什么時候才能入土為安?
                 

                  執筆人/紅歌會網法律顧問 馬志遠,作者單位系山東法瀚律師事務所

                【特別聲明】為進一步核實本案案情,紅歌會網主編蕭虎與法律顧問馬志遠同志于9月初奔赴重慶,進行了實地調研。本文系詳細調研報告,由馬志遠律師執筆。我們發布于此,并不是想越俎代庖,還是希望能給各大主流媒體特別是重慶的報刊電視臺提供案件線索,進一步深入調查報道,查明真相。更希望能引起重慶市委市政府和重慶市司法機關的高度重視,直接介入調查,還老百姓以公平正義。唯有如此,死者才能入土為安,民心才能進一步凝聚。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晨鐘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最新專題

                余建洲揭批方方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一字之差的初心與使命——歌劇《江姐》歌詞、對白改動評析
                2. 武漢網友向湖北生態督察組舉報方方違建別墅:不拆何以平民憤!
                3. 李陀: 知識分子跌落了, 未來中國是三種人的天下
                4. 劉金華:警惕文化反革命
                5. 曲婉婷,要點B臉?
                6. 邋遢道人:不能等到萬山紅遍!
                7. 曲婉婷還有臉來“號喪”?!
                8. 從“首長,別啰嗦了”到“大軍官,早啊”
                9. 郭嘉會不會救許首輔?
                10. 逼宮大戲——恒大危機的來龍去脈
                1. 《北京日報》:任志強被判刑18年
                2. 越來越多的人自稱地主富農后代,貧下中農后代去哪兒了?
                3. 毛主席的“大仁政”
                4. “懂神”:你確定這話是陳云說的?
                5. 外資購買中國債的真相
                6. 方不擇路 方不圓急了,她急了!!!
                7. 秋天來了,公知的冬天,還會遠嗎
                8. 國民黨自己撕下偽裝!
                9. 一字之差的初心與使命——歌劇《江姐》歌詞、對白改動評析
                10. 西方又熱炒方方,方方日記的翻譯白睿文盯上"紅色小兵"
                1. 對毛主席泄私憤的時代基本結束了
                2. 錢昌明:晚年毛主席為何“憂傷”? ——唯恐“紅色江山”不保
                3. 決戰:任正非愚蠢的一面
                4. 聽到鐘院士再請戰,我嚇得瑟瑟發抖
                5. 王岐山:不要忘記,我們是毛主席培養的啊!
                6. 憲之:蔡霞現象 ——“姓社姓資”博弈大視野下審視
                7. ?郭松民 | “九一三事件”的深層次原因
                8. 必須鏟除中國內部的“第五縱隊”!
                9. 丑牛:黨姓啥?——黨慶百年,誰與評說(之二)
                10. 毛主席對這個領域最擔心的問題,還是發生了…
                1. 人民永遠記憶:毛主席1976年最后的中秋節
                2. 《北京日報》:任志強被判刑18年
                3. 烏有之鄉公告
                4. 烏有之鄉公告
                5. 工業軟件,快沒人了!
                6. 曲婉婷,要點B臉?
                黄色电影免费片网站大全,黄色电影免费片日本大片,国语自产精品视频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