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h4mc0"></form>
      1. <strike id="h4mc0"></strike>

                <sub id="h4mc0"></sub>

                <wbr id="h4mc0"><pre id="h4mc0"><video id="h4mc0"></video></pre></wbr>
              1. 首頁 > 文章 > 歷史 > 歷史視野

                李成瑞:群眾中蘊藏著無窮的革命潛力

                李成瑞 · 2020-09-20 · 來源:激流網
                收藏( 評論() 字體: / /
                本文分上下篇,分別記述該村調查情況和工作發展過程。把這個資料同我在1944年調查的晉察冀邊區曲陽縣兩個村的資料加以對比,對于深入研究抗日游擊區與新解放的淪陷區農村的不同情況,可能是不無俾益的。

                  群眾中蘊藏著無窮的革命潛力

                  ——晉察冀邊區陽高縣西靳家洼村的

                  政治經濟情況和農民的翻身斗爭

                  (1945年8月)

                  李成瑞

                  前記:1945年夏,晉察冀邊區的八路軍遵照毛主席“擴大解放區”的指示,挺進外長城,收復了山西省東北部長期被日偽統治的大片地區。當時我作為邊區政府的干部,被派往新收復的陽高縣西靳家洼村,一面作農村調查,一面參加發動群眾、建立民主政權的工作。本文分上下篇,分別記述該村調查情況和工作發展過程。把這個資料同我在1944年調查的晉察冀邊區曲陽縣兩個村的資料加以對比,對于深入研究抗日游擊區與新解放的淪陷區農村的不同情況,可能是不無俾益的。

                  上篇:西靳家洼在日偽長期統治下的政治經濟情況

                  一、 西靳家洼村簡況

                  西靳家洼村位于山西省大同市以東60公里、平綏路以南30公里的黃土邱陵地帶。1937年9月淪陷,屬偽“蒙疆自治政府”的“大同省”陽高縣趙石莊大村公所。1945年6月解放,屬晉察冀邊區第五專區(軍分區)陽高縣第二區。

                  全村133戶,685人,耕地6100畝(其中水澆地100畝),每人平均8.9畝,是地廣人稀的“米糧川”。但由于經濟落后,特別是敵偽壓榨摧殘,畝產一般只有2大斗谷(每大斗谷重13.5公斤)。全村只有9頭牲口,主要靠人拉犁。有一部分耕地被拋荒了。

                  全村雇工的14戶,雇工16人。出租土地的7戶,佃入土地的37戶。

                  二、日偽村政權統治情況

                  本村位于晉、察、冀、綏(遠)四省的接合部。“山高皇帝遠”,土著封建勢力特別跋扈。山西土皇帝閆錫山對基層的統治在該村不太深入,沒有建立過“公道團”,僅在形式上有一個“防共團”。

                  本村王姓占全村戶數近一半,而大部分地主是姓王的。王姓地主是村中經濟上政治上的主宰。老百姓說:自開帝以來,我村就是王家老財當村長。農民王升曾編了一個小曲(“夸嫂嫂”調),描述當時王姓地主操縱村長人選的情況:

                  “雪花飛,天氣冷,村長排長要換人。叫大戶,吃烙餅,吃吃喝喝商量個清。”

                  “出門去,勸黎民,迎面碰上張鳳廷(異姓大戶)。

                  張鳳廷,你別爭,村長出不了王家的門。”

                  “七七事變”后不久,日本侵略軍沿平綏鐵路西進,閆錫山所屬李服膺的部隊和國民黨省縣政府人員望風而逃,陽高隨之淪陷。靳家洼封建勢力很快與民族敵人結合起來,建立起村級偽政權,成為日寇統治的工具。所不同的是,過去村長一般由地主親自出任,而在戰亂時期,則主要由一些流氓“灰鬼”出任,地主在背后指揮。這個民族敵人、地主、流氓三結合的村政權,比過去的村政權更加專橫、野蠻。

                  該村村政權的統治直接依靠三股力量:一是本村的村警(2人)和“反共青年團”,他們可以隨便抓人、關人;二是趙石莊“大村公所”的偽警察;三是東井集敵據點(距村10公里)的日軍、偽軍和特務。

                  由于這里長期來是敵人的“治安區”,沒有抗日游擊區(敵人稱為“準治安區”)那樣林立的碉堡和如網的封鎖溝墻,大村公所的偽警察也沒有槍,只有大木棒和馬鞭子,特務也都是公開的。但是,它對農民群眾的壓迫、掠奪卻更加殘酷、更加肆無忌憚。從該村偽政權來看,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一、為虎作倀,橫征暴斂。日偽各級政府強征的捐稅十分繁重,主要由偽甲公所征收。全部捐稅約占居民收入的30%,但偽甲長及其親近的王姓大戶不出任何負擔,致使許多貧苦農民的負擔高達收入的50%甚至80%以上。農民因繳不起糧稅被打罵、拔鍋、卷鋪蓋、封門子的事例不勝枚舉。貧農盧紅因欠捐稅30元被毒打,他的病中的妻子被嚇死,丟下一個吃奶的孩子。

                  二、乘機勒索,大發橫財。例如,1944年甲長王尚清,在敵偽征收“給養米”時,每畝多派一大斗,對種鴉片的土地征收“洋煙奶子”時,每畝多派6兩,均據為已有。敵偽配售的洋布、紙煙等,直接貪污一部分,另一部分配售給各戶,但馬上加派捐稅,又把它勒索回來。甲公所經常有4個人吃飯:甲長、書記、村警(2人),飯費全部由村民負擔。王尚清為了門前的“風水”,強派民工挖了一個大水塘,完全無償勞動。

                  三、霸占官產,吞并民田。村中有官地(廟產)317畝,其中的好地、近地租給8戶地主(雇工經營),名義上是低租,實際不繳租;壞地、遠地租給4戶王姓的貧農。一般農民根本不沾邊。村中還有樂樓(戲樓)一座,被甲長賣掉,價款幾十萬元被甲長私吞。甲長王尚才霸占了貧農王德勝的10畝土地,后來又以欠官糧4斤(僅僅4斤)為由,將他剩下的8畝地全部沒收,由甲公所低價賣給村警王燕。從此,王德勝成了赤貧,只好去當雇工。

                  四、強霸民妻,奸淫婦女。貧農高廷美逃荒走口了。村警王燕揚言:老高已死在口外了,將高妻霸占。高彥魁的妻子年輕貌美,村警王寶仁就在大白天引上幾個特務,把她輪奸了。據老鄉們說,村中漂亮女人多數被灰鬼們糟蹋過,不過受害人吃了啞巴虧,不愿談起這種事。

                  日偽的殘暴統治,也曾引起一些抗爭。1942年因甲長和地主既霸占官地又向農民攤派“經錢”(供廟內開支),引起以郭盤卿(中農)為首的群眾抗捐斗爭。甲長到大村公所控告,結果對郭罰款60元錢(偽“蒙疆銀行”鈔票,下同)。但甲長余恨未消,1944年又告郭“通共匪”,因無證據沒有告倒,但郭為打官司負債200元,至今還背著利息。

                  該村一半以上的戶信奉一貫道。道徒供奉彌勒、濟公、關帝、文昌4佛,每日要磕頭3遍,每遍磕300個。一貫道教人“行善”,祈求死后升入天堂,今世但求容忍:“打你鼻抖(耳光),你就把臉揉揉;唾你一臉唾沫,你就把臉揩揩;罵你欺你,你就把頭低下。”

                  三、日偽統治下各階級家庭情況的變化

                  下表是對于抗日戰爭開始時和最后一年靳家洼階級構成的初步調查:

                  

                李成瑞:群眾中蘊藏著無窮的革命潛力(上)-激流網

                  從表中可以看出,日偽統治8年中,地主和富農人數略有增加,富裕中農略有減少,中農顯著減少,貧農和雇農顯著增加,游民大體持平。這說明,兩極分化進一步擴大了。手工業者和商人,受戰爭和敵偽經濟統制的影響,明顯地減少了。

                  下面是8年中各階級家庭上升或下降的若干具體情況。

                  1、地主。

                  “七七”事變前原有8戶,仍保持地主成份的6戶。其中王姓大戶直接或間接掌握政權的,不納糧稅,光景都發了,買了地,蓋了新房。

                  下降為富裕中農和中農的各1戶。這些戶與王家當權者有矛盾,一般照納繁重的糧稅,賣了地,也不再雇工了。

                  2、富農。

                  原有6戶,仍保持富農成份的4戶。下降為富裕中農的一戶,因吃鴉片、家中連死幾個人。下降為中農的一戶,因辦一貫道,不務正業,經年累月跪佛堂,想升天,“迷昏了”。

                  3、富裕中農。

                  原有10戶,仍保持原有成份的4戶。上升為富農的2戶。其中一戶因為與甲長是親友,不納糧稅;一戶由于當“屁股猴”(把毒品裝進避孕套塞入肛門里,為毒品販子偷運毒品的人),掙了錢。

                  下降為中農的一戶,因為吃鴉片、分家。下降為貧農的3戶,因為負擔重,吃鴉片,受人訛詐、誣陷。

                  4、中農。

                  原有46戶,仍保持中農的25戶,目前生活都相當困難。

                  上升為地主的一戶,主要是開賭場發了財。上升為富裕中農的一戶,因為兒子在偽“大同省政府”當書記,在村中不納糧稅,還能從甲長那里得些好處。

                  下降為貧農的14戶,下降為雇農的2戶,破產走口的3戶。主要原因是負擔太重、吃鴉片、失去勞力、參與賭博。

                  5、貧農。

                  原有42戶,仍保持原來成份的32戶。

                  上升為富農的一戶,因為當了2年甲長。上升為富裕中農的1戶,因為當甲長,當書記。上升為中農的2戶,因為勞力強,種鴉片多。

                  下降為雇農的一戶,破產走口的5戶。主要是負擔太重,因病失去勞力。

                  6、雇農。

                  原有20戶,仍保持原來成份的11戶。

                  有一戶因為當村警,上升為中農。有6戶“上升”(?)為貧農。這些戶低價買進了小片土地,但都是產量不夠納糧稅的壞地,人稱“濕布衫”“虱子襖”。如高廷元用6元錢買進10畝地,因產量不夠繳納糧稅,幾次要退還原主,甲長不許退。又如,劉英買進10畝壞地,后因為不夠負擔,倒貼一石白高梁出讓,始終沒人要。這些貧農說:“過去當長工,家里人挨餓,自己還能吃上飯;現在自己和家里人都挨餓了!”“如今,我們是東家不管飯的長工!”另有逃荒走口的2戶。

                  7、手工業者。

                  原有5戶,仍保持原來成份的3戶。其中一戶是畫匠,因為甲長、地主蓋新房子“雕梁畫棟”,使他有生意可做,生活尚好;其余2戶生活很困難。

                  下降為游民的2戶,是燒磚瓦窯的,因日偽政府把大同的煤炭統制得很死而失業。

                  8、商人。

                  原有2戶,是開雜貨店的,因為日偽實行日用工業品配給制,并禁止商人同“匪區”往來,“販什么都犯法”,只好關門,變為貧農。

                  9、游民。

                  原有6戶,仍保持原來成份的2戶。

                  上升為地主的2戶,都是當甲長發了財。上升為富裕中農的一戶,是由于當“屁股猴”。逃荒走口的一戶。

                  四、日偽統治下經濟情況的變化

                  一、敵偽捐稅

                  1944年每10畝地派征的捐稅如下:地畝捐196元,“門戶捐”12元,“手提款”33.8元,銅(3兩)3元,鐵(3兩)1元,干草(20斤)1.25元,以上各項稅款共計247.05元,折合3.53大斗米;加上“給養米”1大斗(重16公斤)和官糧0.31大斗米,每10畝共負擔4.84大斗米,平均每畝負擔0.484大斗米。

                  該村耕地產量,平均每畝1.6大斗米(1.8大斗谷)。負擔0.484大斗米,負擔占產量的30%。

                  另外,還有沉重的人力負擔:水利公司修水利,火燒岑修公路,平綏鐵路修火車道,大同礦派夫,本村甲公所派夫,等等。1944年平均每個勞動力做50個工(日)。

                  問題不僅在于負擔總量的苛重,更在于負擔辦法極端不合理。一是水澆地不負擔;二是旱地負擔不分好壞地,一畝頂一畝;三是“門戶捐”按戶攤派,不分貧富;四是甲公所當權者及其親友16戶不出任何負擔,而這些戶正是土地較多的戶;五是納稅的地主富農大量瞞地,如王尚德170畝,按24畝納負擔;王法70畝地,按38.5畝納負擔。

                  這樣,就把大部分負擔壓在貧苦農民的頭上。如中農王玉收入40大斗谷,負擔28.5大斗谷,負擔率為71.3%,只好打短工補貼度日。貧農劉福收入10大斗谷,負擔9.5大斗谷,負擔率為95%,靠編柳條筐子、打短工、做小生意勉強糊口。

                  二、租佃情況

                  出租土地的7戶,其中3戶是本村地主。首富王自珍,原來也是雇工經營,后來在縣城買了一處院落,全家人移住城內,就將土地出租了。還有1個出租戶是外村的地主。下余3戶是缺乏勞力的小土地出租者。

                  佃戶37戶。其中,11戶是活租,勞力和農本全由佃戶出,產量各得一半,糧稅各負擔一半;16戶是定額地租,地租一般占產量40%左右,糧稅全部由佃戶負擔。

                  三、雇工情況

                  該村除富農雇工外,一般地主也雇工經營,自己不參加主要勞動。全村雇工的14戶,雇工16人。

                  農業雇工,一年按8個月算工資。自今夏八路軍解放此地后,偽“蒙疆銀行”的鈔票大跌。年初原定的工資額,按當時米價折算,高的折米10大斗,低的9大斗;偽鈔大貶值后,按當前米價只折1.7-1.5大斗。羊倌工資按12個月算,但數額更少。大羊倌工資按年初米價折米3.6大斗,按當前米價只折0.6大斗;“羊伴子”(小羊倌)工資只相當大羊倌的6成。這些農村工人要求改為實物工資并適當提高。

                  四、債息情況

                  據估計:“七七事變”前,本村借債戶大約占全村戶數40%,其中借糧的占15%,借錢的占25%,利率1.5分至2分,即年利15%——20%。

                  日偽統治時期,農民生活更加困難,借債戶占到全村戶數60%,其中借糧的占35%,借錢的占25%。利率越來越高。到1944年,一般是5分利,即年利率50%;1945年漲到8分利,即年利率80%。也有的是“大一分”,即月利10%。借糧,一般是春借秋還,即半年的期限,利率:1944年借1斗還1.4斗;1945年借1斗還1.5斗。債主,小部分是本村的地主富農,大部分是外村的地主富農。

                  五、農業生產

                  土地經營十分粗放。每畝水澆地可產6大斗谷,但全村6100畝中,僅有100畝水澆地,占1.6%。旱地畝產,高的2.5大斗谷,低的0.5大斗谷。該村一般年景平均畝產約為1.8大斗谷。整個農業生產水平比“七七事變”前降低了1/4以上。

                  農業生產中一個突出的問題是耕畜太少。國民黨軍隊敗退時搶走了大部分耕畜,以后農民無力恢復。1945年全村只有9頭耕畜(4騾、1馬、1驢、3牛),其中6頭為地主富農所有。中貧農基本上沒有耕畜,靠人拉犁,人背糞,也有的農民用人工向鄰村換畜力(附近村莊牲畜比本村多些)。

                  偽“蒙疆自治政府”極力推行種鴉片。這里種一畝鴉片所化的工本相當一般耕地15畝的工本,這樣就使一般耕地的經營更加粗放。種鴉片占用了村中大部分園子地,過去本村盛產的芝麻大為減少,蔬菜也成了稀缺之物。

                  六、地價、撂荒、走口

                  該村水地不納稅,旱地納稅不分好壞地。這種極不合理的負擔辦法造成畸形的地價。

                  水地:每畝10000元。

                  旱地:較好的每畝100元左右;壞的3-5元;最壞的白送,甚至倒貼。

                  1944年撂荒50畝,1945年增加到150畝。中農郭存祥有40畝地,因繳不起捐稅,被迫走口了。當時地里已上了糞,臨走前讓本家郭存儒白種。郭存儒很想種,但甲長說你要種得先補繳200元欠稅,郭繳不起,就“瞪著眼把地荒了”,自己到東堡去做月工。郭存儒特地領我去看了那塊地,但見大片土地蒿草叢生,滿目荒涼,令人觸目驚心。

                  附近有些村,老百姓把土地交給甲公所逃荒去了。本村甲公所規定:土地不準交公,不納完糧稅不準走。

                  本村貧苦農民因無法生活而走口的共16戶。因為家家都欠繳糧稅,怕被甲公所扣留,所以只能在夜深人靜時躡手躡腳地逃出來,想哭都不敢哭出聲來。他們滿腔憤懣地說:“孟姜女還能哭長城呢,我們這里的老百姓連哭的權利都沒有啊!”

                  現在該村“把鍋吊起來”,每天靠喝沒鹽的山藥糊糊勉強度日的,有36戶,157人,占全村人口22.9%。他們說:“如果不是八路軍到來,我們很快也要走口了!”

                  以上初步調查材料,不夠全面,有些數字不夠精確,但可以反映當時的基本情況和總的變化趨勢。

                 

                  下篇:西靳家洼農民群眾的翻身斗爭和抗日民主政權的建立

                  本篇記述的是西靳家洼從1945年6月末解放到8月末這兩個月中,發動群眾、建立民主政權的具體過程。其中8月10日以前的一段,是我聽當地干部和群眾講述的;8月11日到8月末的一段,是我在參與該村工作中親身經歷的。整個過程歷經曲折,但事實證明:廣大群眾中蘊藏著巨大的革命潛力,只要我們堅定地站在廣大勞動人民一邊,相信群眾,依靠群眾,就一定能克服各種困難,建立和逐步鞏固民主政權。其間的經驗教訓是深刻而豐富的,對我的教育是終生難忘的。

                  一、在曲折中前進:群眾初步發動和抗日民主政權開始建立

                  一、領導思想的轉變

                  在日偽統治下,靳家洼老百姓的日子實在太難熬了。什么時候才能出頭呢?人們心里老是念叨著唐縣(邊區腹地)來這里賣布的“老侉”的話:“盼著吧!八路軍總會來救你們!”

                  1945年夏天,邊區主力兵團發動“雁北攻勢”,西靳家洼解放了,日偽繁重的捐稅錢糧不用繳納了,救命軍到了。老太太們拉住八路軍戰士的衣襟說:“你們是救命仙,八路軍是‘上八洞’啊!”老頭兒們說:“你們再不來,我們窮人齊要餓的走口逃荒了!”

                  八路軍來了,還是姓王的當甲長,區干部一下來就到王家大戶去。

                  這天,八路軍打下了日寇的安家皂據點,甲長王尚才在街上鐺鐺地打著鑼喊:“區長傳下話來:到安家皂去背日本人的糧食,背回來歸公一半,自己一半,要去快去!”窮人們一聽很高興,都想去。可是王尚才回過頭來說:“去吧!凡背過日本人的糧的,日本人再來了就沒命!”許多人又嚇回去了。有幾個硬骨頭到底去了,每人背回來七八十斤。可是,剛一進村,甲長就緊跟著進門去催逼過去欠下的錢糧,于是,背回來的糧食又叫他們弄走了。

                  窮人們想找區干部說說話,可是他們一來就到甲長家去了,也弄不清楚啥時來啥時走。聽說八路軍是護救窮人的,往后要改造負擔,漲工錢,減租米,可是也沒見個動靜,光是叫成立什么“抗日一心會”“讀書會”“戒煙會”,也不知道是干啥的。

                  漸漸地,群眾對八路軍開始涼下去了。“八路軍好不好呢?”“好,不打不罵,話也能聽懂,比日本人可好得多。”如此而已。

                  區干部卻在納悶:“西靳家洼的群眾怎么這么落后呢?為啥老動員不起來啊?”

                  六月中旬,地區負責同志到縣里來檢查工作,區長劉靖同志,區農會主任武建勛同志到縣里開會,整風。經過這次會議,領導思想有了很大轉變。劉靖同志在二區干部會上講了這樣一段話:“過去總以為這塊地區將來敵人會施加很大壓力,斗爭十分殘酷,甚至將來未必能公開活動,所以在工作上有些縮手縮腳。減租、增資只是宣傳,連組織工會農會也沒有明確提出。現在認識到:發動群眾是新解放區建設的中心一環,不開展民主斗爭,舊的村政權無法改造,民族斗爭也不能很好地開展起來,動員工作也就難辦,在將來可能出現的殘酷環境中無法堅持抗日民主政權。一句話:不放手發動群眾,一切都是空的。”

                  二、調查研究

                  劉靖同志回到西靳家洼,想首先調查群眾的疾苦和要求,于是在街上找穿得破的窮人拉話。但他們都是這一類話:“咱光知道受苦,務莊稼,啥也不懂。”“就是沒吃的沒穿的唄!別也沒什么。”

                  后來他想:窮人在街上說話怕老財,于是轉到這村一個附村找窮苦農民拉話。因為附村受欺更甚,而且地主勢力較小,這些窮人把心里話說出來了:老百姓心上最大的事是沒吃沒穿;最恨的是鬼子漢奸殘酷壓迫、王家地主貪污勒索、行兇霸道;最希望的是趕走日本人、改造負擔,清算,增資(工人),減租(佃戶);最怕的是八路軍在不長。老鄉們還介紹了本村幾個與灰老財們死不對眼的硬漢子——老漢郭盤卿,羊倌劉義等。

                  劉靖同志把這些一一記下來。

                  三、窮人會

                  這天在一個破院墻里擠滿了雇工和貧農。半墻頭上站著崗:看著日本人和偽警官,也看著親日的灰老財和“長舌頭”們。

                  劉靖同志講話了。他先講八路軍民主政府是干啥的,有多大力量,永遠走不了;又講咱村鄉親們受的什么痛苦,過的什么樣的日子;又講到大家為什么這樣窮:日本鬼子是虎,本地大灰鬼是爪,他們把我們的血吸干了;不是地主養活佃戶,而是佃戶養活地主;不是掌柜的養活工人,而是工人養活掌柜的;講述了民主政府減租、增資和改造負擔的政策法令。一面講,一面向大家問情況,工人貧農中敢說話的就回答。這個會光是窮人在一搭,沒有老財、長舌頭,大家是比較敢說話的。最后說要辦好這些事,大伙必須齊心,窮人要擰成一股繩,抱成一個團,于是成立工會、農會,大家都報名加入了。

                  工會、農會要有頭目。頭目應當是抗日堅決的、為人正道的,骨頭硬有志氣的,為工農群眾辦事的人。當劉靖同志問大家誰敢當時,那些窮漢子硬骨頭的就一個一個地站出來了。大家看得很清楚:那打12歲就放羊的劉義,能講道理,往往把灰老財們說的啞口無言,外號‘鐵嘴劉義’;那六十多歲的豁子嘴老漢郭盤卿,領著群眾跟王家大戶打過十幾年官司;那扛長工的劉盤永,是不怕得罪人的一條好漢¨¨¨。

                  區長問這些自動站出來的人:“你們不怕日本鬼子嗎?”

                  “不怕!他來了,我走了;他走了,我來了。”

                  “不怕灰老財嗎?”

                  “不怕!他是個人,我也是個人,我怕他個啥?”

                  “辦公事不拉稀屎嗎?”

                  “決不拉稀屎,咱人窮志不窮啊!”

                  這些問答,就成為他們的誓言和紀律。

                  第二天開了全村群眾大會。劉區長說,日偽時代建立的甲公所早該徹底解散了,要建立為老百姓辦事的村公所,并宣布:劉義當村長,郭盤卿當治安員,郭盤元當民兵指導員,郭存禮當中隊長;還要建立工會、農會,劉盤永當工會主任,王玉當農會主任。

                  這個村“萬世一系”的王姓政權第一次被更換了,窮人當了村干部了。盡管這些干部是區長指定的,沒有經過群眾選舉(這當然是個缺點),但抗日民主基層政權畢竟開始建立了,工農群眾也初步組織起來了。

                  四、改造負擔,增加工資

                  改造負擔辦法。早先王家大戶當甲長,他們十幾家不出負擔。這回改造是按土地多少、收入多少出負擔,地主富農多出,中農少出,窮得揭不開鍋的不出。工會、農會開了全體會員大會,大家熱烈擁護新負擔辦法。老財是少數,想反對也拗不過來。

                  雇工的工錢太少,要漲工錢。掌柜們當著區里武主任、劉區長的面,說得又甜又綿;區干部一出村,他們就把臉一拉,說:“漲吧!日本人和警察來了,要你們的腦袋!”。東家的老婆指桑罵槐,雇工開會回來不給飯吃。工會主任劉盤永被雇主劉吉順解雇了。后來區干部下來,大家一告,才又開大會揭發了這些事,限掌柜的秋前把新增工錢的三分之二交給工人,工會主任不能解雇。

                  五、血濺街頭

                  正當這時,陽高城里日寇偽軍到村‘清剿’。灰老財們見敵寇來了,喜歡了,暗示敵人抓干部。干部們早躲開了,于是敵人把兩個唐縣賣布的“老侉”指作抗日干部,在丁字街殘酷地殺害了。

                  一時恐怖氣氛籠罩全村,好多人害怕起來。怕鬼子,也就怕老財。村長劉義在大會上讓大家說話,只有郭盤卿說了一句:“早先他們辦事倒也太不公了吧!”此外,沒一個人作聲。

                  但敵人的‘清剿’也鍛煉和教育了干部和群眾。民兵中隊部趕緊整頓自衛隊,老百姓站崗也認真了。游擊小組每天早起下操,迫切要求發武器。上級征收統一累進稅的工作布置下來,很快大部完成(少數大戶拖個小尾巴),群眾畢竟開始抬頭了。

                  二、反誣告斗爭:打退親日地主勢力的反攻

                  一、誣告陷害

                  我于八月十日到達西靳家洼。頭兩天主要是調查研究,了解情況。

                  群眾要求開展清算斗爭。八月十二日召開準備清算的會議,村公所的干部都參加了,里頭有兩個地主:一個是財政委員王明魁,一個是秘書張鳳鳴。這兩個人都不是窮人會上提出來的,是后來區里為了使村政權符合‘三三制’,能代表各階層而拉來的。這兩個人會后把會上討論的內容全部告訴給親日的地主份子——群眾稱為“大灰鬼”的那些人了。

                  八月十三日,我奉命到縣開會去了。據事后了解:十四日,村里大灰鬼們東跑西顛忙了一整天。

                  十四日下午,劉義背著糞筐拾糞。遠遠地,王自珍(頭號地主)把他叫過來,說:“劉義,你知道嗎?你犯下罪了——你強奸民女,貪污公款,霸占民財。你要是老老實實把村長推了,還好,你過去干什么(放羊)還干什么(放羊)。要是不推,你看見了嗎——闔村公稟,小心你的腦袋!”

                  劉義順著他的手望去,見有三四十個人聚集在村邊。里頭有灰鬼,也有好多窮人,還有村副劉吉珠和中隊長郭存禮。但是,他毫不動聲色地說:“我死也不推,我沒犯罪。你們有什么本事,盡管施展吧!”

                  于是,控告的隊伍向區公所進發了。在路上,劉吉珠和郭存禮卻由于內心矛盾,悄悄地開了小差。

                  區農會主任武建勛同志接見了他們,看了狀子,上面列舉了劉義“四大罪狀”:(一)強奸王發之妻;(二)貪污劉增儒800元;(三)強拿蘭廷云29盒紙煙;(四)強吃蘭廷云10斤羊肉。狀紙后邊粘了一條很長的單子,上邊有61個人名和手印。

                  “你們為什么要告劉義呢?”武主任一個一個地問。告狀的多數人說:“他不好,人家告他,我也告他。”有的人什么也說不出來。

                  武主任初步判斷,這是親日地主份子的反攻,就把寫狀子的王富山留下來仔細問話,讓其他人回村,聽候調查處理。

                  控告的人們回來。王自珍見勢不妙,黑夜逃走了。

                  十五日,我從縣里回到區里。區長、區農會主任同我一起研究了靳家洼告狀的情況。根據寫狀人王富山交代的材料,進一步肯定是親日地主勢力的誣告陷害,并一起討論了反誣告斗爭的大體做法。區領導要求我多參與該村發動群眾的工作。

                  二、日寇投降,乘勝發動

                  這時,日本投降的消息傳來了。接著,附近的東井集據點被八路軍拿下來,方圓幾十里沒了鬼子偽軍了。

                  十六日,我從區里回村,路上和村民王久山一搭走。他是個貧農,也是告劉義的一個。我問他:愿不愿告劉義?他說“愿意”。后來我就詢問他的生活怎樣,王尚清當甲長時的負擔怎樣,劉義當村長后的負擔怎樣等等。王久山說:“照實說,劉義沒虧待了俺們窮人。”最后說出了實情:他是被流氓王順祥(老財走狗)強拉上打手印的,他不愿告。我問他愿不愿意在大會上揭發,他表示,自己在大會上講,怕得罪老財。我說:“多聯絡一些人一起在大會上講就好了。許多人‘得罪’他,就是他得罪了大伙!”王久山說:“對!王自珍一跑,說拉稀話的人多哩!我去勸幾個人,在大會上一搭揭發他們。”

                  太陽西斜了,西靳家洼的男男女女看日本俘虜回來,正集在村口,興高采烈地議論日本投降的事。王久山引著我回來了。我對大家說:“日本鬼子完蛋了,大灰鬼的靠山倒了,還怕他個啥?”“現在是咱們的世界了,天晴日出了,抬起頭來吧!擦亮眼睛,拿好自己的主意吧!”

                  晚上,我請村干部們分頭到那些已經露了拉稀的苗子的控告者家里去勸說。

                  原來的甲長、地主王尚清給我送來西瓜,我堅決不收,他只好把西瓜抱回去了。

                  到第二天中午,找我聲明退出控告的已有24個人。有的說:“咱上了當了,那時東井集有鬼子,咱怕他;這回兒鬼子完蛋了,不怕他了。”也有的說:“咱是個莊稼漢,長這么大也沒與人吵過嘴,更沒打過官司,咱誰也不告。”我說,明天你們還要在群眾大會上聲明退出,并說出被誰騙的,怎樣騙的,才頂事。

                  我又找有關案情的人,把所謂“四大罪狀”的真相進一步查證清楚,為明天的大會做好充分準備。

                  三、評理大會

                  第二天早飯后,召開村民大會,當眾評理。

                  中農王德堂說:“我不告劉義了¨¨¨。”我問他當初為什么按手印,他望了望老財們的眼,停了半晌,結結巴巴地說:“王順祥說是要換村長,好幾個干部,農會主任王玉也在內,都落上名字啦,你也落個吧,出了事也論不到你頭上,我就落上了。”王順祥瞪著眼說:“王德堂,你怎么黑了良心,誰這么說來?”王德堂跟他爭吵起來,王順祥理虧,狡賴不過,只好承認了。

                  貧農王尚斌說:“王德勝說是入合作社哩,我就入上了。要說是告劉義,我不告。劉義哪點對不住咱?”

                  回鄉鐵路工人郭有宏說:“昨天我摟了一天地,什么也不知道。后來才聽說他們把我的名字也落上了,看著咱好欺侮。哼!日本鬼子完蛋了,還想發橫嗎?劉義是好人,我不告!”王尚德的侄子說:“是我叔叔替我按了手印。”還有些人也說是王尚德替他們按了手印。

                  退出控告的越來越多,連王明魁也給我遞了個條子:“李先生:民亦愿退出。”我一定要他自己向大家說明當初是誰拉他控告的。

                  王家大戶內部矛盾起來。追來追去,追在王自珍、劉吉順二人身上。最后,原告由61個人剩下4個人,這4個人也說要退出,引起群眾一陣哄笑。

                  狀紙上控告劉義的‘四大罪狀’究竟是不是事實呢?必須一一弄清。關于強奸王發女人的事,原來灰鬼們叫王發作證,王發本打算不惜丟了自己的老臉把劉義告下去,但這時見大勢已去,就變了卦,不肯作證,于是別無證人,不能成立。關于貪污劉增儒的800元,灰鬼們事先布置劉增儒(小孩)作證,這個小孩當場跳出來說:“我證明!我證明!”我說:“他是原告,不能作證人。”因為再沒別人證明,也落空了。最后,關于拿蘭廷云紙煙和羊肉的事,經手買煙、同吃羊肉的幾個人證明不是事實。

                  于是,水落石出,真相大白:劉義是個好人哪!

                  我受區政府的委托,宣布了領頭控告者的罪狀和處理辦法:他們犯下三項罪:誣告;欺騙;替人按手印。故意捏造事實,用誣告的辦法陷害別人,按理應送法院判刑。為了使這些灰鬼回頭改過,可以不送法院。經區政府決定:王自珍罰米10石,劉吉順罰米6石,王尚德罰米2斗,由新成立的村公所救濟本村生活最困難的農民和雇工。罰米限三天交齊——鄉親們!三天以后吃小米吧!王富山寫狀紙是被迫上當,本人已向區政府徹底坦白,不加追究。別的有關人員一律不加處理,這是為了叫他們改過學好。

                  對于王富山,老鄉們說:這個念書人還算是王家的好人。王富山當場自動講話,最后高呼“擁護八路軍!”

                  在熱烈的掌聲中,村長劉義走到桌子前面,他痛斥了那些伺候日本鬼子的大灰鬼們,又批評王明魁和王鳳鳴“吃一家的飯,辦兩家的事”;隨后對自己某些強迫命令的作風作了自我批評:“我年輕,沒主過事,好發性子,鄉親們多多包涵!”

                  散會后,王富山請我到他家吃飯。我經過考慮,就跟他去了。

                  老百姓們七言八語地說:“哼!灰鬼們搬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可改了世界了!”“八路軍真有眼!”“往后不跟灰老財走,跟共產黨八路軍走吧!”

                  三、清算斗爭:民主政權走向鞏固

                  一、組織骨干,共議斗爭策略

                  反誣告斗爭勝利后,調整和加強了村政權的班子。村副劉吉珠和財政委員張鳳鳴被撤職了,回鄉的鐵路工人郭有宏當了村副,王富山當了財政委員。村公所沒有灰人了,大伙開會也放心了。

                  村長劉義和民主村政權的威信空前提高了。劉義對工作也更上勁了。不光工作上勁,還大小功夫學字,從寫路條學起。

                  十九日上午,劉義等村干部們開了一個會,討論如何開展清算斗爭。在反控告中新出現的幾個積極分子也請來一塊商量。怎么清算呢?有人說把甲公所的帳本都追出來,查帳算帳。可是,郭盤卿老漢不贊成,因為窮人瞎漢(文盲)多,而且那個亂糟帳很難查清,于是決定這次主要跟他們說理:“他們辦的主要壞事我們都記得,光這幾件大事就夠他們賠的了。”

                  清算誰呢?劉義提議要“搬尖”(打擊首要),“尖”就是王尚清,大家都同意。于是,大家研究王尚清的問題,明擺著的有四大罪狀:(一)霸占官地317畝;(二)多派‘給養米’和‘大煙奶子’;(三)拆了樂樓,給自己蓋了一處瓦房院;(四)強派民夫給他挖水塘,在農忙的時候用工二百以上。

                  王尚清是非常滑頭、非常會說的。大家設想王尚清可能提出的‘理由’,找出辯駁的方法。最后,想出一個‘咬死口’的說理法,就是在大會上要問他:“你當甲長以前多大光景?當甲長以后多大光景?你當甲長既沒有薪水,你的光景是哪里來的?”不論他怎樣花言巧語,都不管他那一套,就問他這一條,憑這一條就足可以駁倒他。這樣,大家斗爭的信心更提高了。

                  會上,還成立了一個“挑頭兒組”,或叫“骨干組”,完全自愿參加。到會的十四個人,有十二個人報名參加了。

                  挑頭兒組的頭一個任務就是打頭炮說話。大家把誰說啥誰說啥,都安排好了,到時都要說。“到時候準不拉稀嗎?”劉義問。

                  “日本鬼子都完蛋了,誰還會拉稀?”齊答。

                  “要有拉稀的怎么說?”

                  “拉稀的回來,一人吐他口吐沫!”

                  “見面就叫他‘溜溝賊’!”

                  “誰拉稀透他祖宗!”

                  挑頭兒組第二個任務,就是每人帶動三個以上的觀望份子緊跟著說話,大家都想好了自己的對象。

                  大家又把對方——大灰鬼、長舌頭一個一個分析了一下:共有五個大灰鬼,二十個可能當長舌頭的人。對大灰鬼要監視起來,看他們搞什么鬼;對長舌頭要分頭勸說。

                  又討論了動員的口號,會就散了,挑頭兒組的人們各自找對象談話去了。

                  下午,王尚清請我到他家吃飯,我又堅決拒絕了。

                  二、群眾自己教育自己

                  那天晚飯后,在劉義和挑頭兒組的帶領下,不少人來到丁字街。不一會,響起了鑼鼓聲。這鑼鼓,平常放在龍王廟里是不準敲的,現在八路軍來了,自由了,后生們使勁地敲著。

                  我也參加到群眾中去,站在碌碡上向大家報告這幾天的勝利消息:南徐、小石莊、團堡的敵人都被打跑了,大王莊增援的敵人被殲滅了。“八路軍是萬輩子走不了的,因為八路軍就是穿起軍衣的老百姓,有老百姓就有八路軍!”

                  雇工郭存儒跳出來挺著胸脯說:“我就是八路軍!”他所說的“八路軍”是指一切擁護八路軍、跟著八路軍走的人。

                  “咱們當干部的都是八路軍!”貧農劉福老漢不甘落后。

                  “對!今天在街上的齊是八路軍!”

                  “咱們都是八路軍!八路軍萬萬輩子也走不了!干吧,不要‘后怕’!”小伙子們高興地嚷,又高興地敲起來,鑼鼓震天價響。

                  農民歌手王升,領著大家唱《灰鬼王尚清》。調兒是本地小曲“調兵”,大家都會,歌詞是他新編的。頭兩段:

                  “俺村灰鬼王尚清,甲長當了兩年整,害的咱們好苦情,一呀呀嘟喂嘟喂,害的咱們好苦情!”

                  “霸占官地太無理,咱們把他拿回來,租給窮人種,一呀呀嘟喂嘟喂,租給窮人種!”

                  窮人們使勁喊:“對!不叫大戶種!咱們窮人種!“

                  一個老漢擠到我的跟前,說:“你就是那佛爺的‘剛口’啊!這廟地本來是佛爺普救窮人的,卻叫灰鬼們霸占去了。可是佛爺不能對我們說話呀,叫你給我們要回來!”

                  “哈哈!”我笑了,“我可不是佛爺的‘剛口’!我是共產黨的‘剛口’,是八路軍、民主政府的‘剛口’啊!”

                  “八路軍就是活神仙!”有人嚷起來。

                  唱起了《灰鬼王尚清》第三段:“多派‘給養’和‘奶子’,拆了樂樓歸自己,叫他賠出來,一呀呀嘟喂嘟喂,叫他賠出來!”

                  劉義補充說:“‘給養米’和‘洋煙奶子’叫他賠出來,按出的多少退還各戶!”這一下把許多中農和納負擔的富農和小地主也說動了心。大家齊喊:“要有米吃、有地種,找王尚清算帳啊!”

                  唱起第四段:“老百姓擰成一股勁,大伙找他去說理,反對長舌頭,一呀呀嘟喂嘟喂,反對長舌頭!”

                  “對,長舌頭不分給米,不租給官地種!”

                  “光叫別人得罪人,自己坐吃現成的,可不行!”

                  夜深了,大家還是不散。劉義站到碌碡上舉起手來:

                  “村民大會上大家敢說話嗎?”

                  “敢!他們的日本爺爺完蛋了,八路軍長久站住了,咱為啥不敢!”

                  “敢說的舉手!”

                  幾十雙拳頭一齊舉起來了。

                  灰鬼王發、王尚才一直蹲在黑影里。當人散的時候他們混在人群里低著頭往回走,聽著背后人家七言八語:“有八路軍給作主,怕啥?”“看哪個敢不按八路軍的公事辦,就要他吃個眼前虧!”¨¨。

                  第二天,挑頭兒組的人都沒做活,分頭到地里、場里、炕頭上去動員,解釋。晚上又開了一次窮人會,是窮人們自己主持的。大家勁頭更足了,單等開村民大會了。

                  王尚清逃跑了,這使清算斗爭失去了當面斗爭的對象。我同村政權和工會、農會的干部們一起商量,臨時決定搬兩個尖:王尚清,王發。這兩個人都是民憤很大的偽甲長。我們還研究了對他們經濟處罰的數額。他二人過去都是土地很少的窮流氓,當甲長后靠貪污才富起來。這次的處罰要給他們留碗飯吃,讓他們以后還可過中農的生活(只要不再吃喝嫖賭)。

                  三、好人大翻身

                  陰歷七月十五,吃過晌午飯,全村男女老幼都來了。

                  “今天開的是說理大會!”村長劉義站在桌子前面說:“今天的會上,有冤的訴冤,有仇的訴仇,整整八年受的氣都說出來吧!往后是窮富一般平,誰也不怕誰,撕破臉皮和他們說理!俗話說:有冤不報,時辰不到,鄉親們,時辰到啦!就是今天啊!”

                  《灰鬼王尚清》的小調唱起來了。歌聲未落,老漢郭盤卿就站起來:“王尚清!六百多兩大煙奶子,你歸在何處?三間樂樓,你歸在何處?王自珍!七十石官倉谷,你歸在何處?二十石官地的地租,你歸在何處?王尚才!日本人配給的洋布紙煙你歸在何處?¨¨”他的雙眼放著逼人的光芒,他的話語就象排子槍打出來。他與王家大戶打了十幾年官司,都失敗了,只說要含冤飲恨而死,不想六十歲碰上八路軍,揚眉吐氣了。

                  貧農王德富說到他被迫賣了女人,哭不成聲了。雇工郭存儒訴說甲長王尚才逼差,他跪在地下叩頭,王尚才躺在炕上抽鴉片,理也不理。回鄉鐵路工人郭存宏訴說他被強迫種上洋煙,收了十八兩,全交了,又被逼買了四兩才交夠,都入了王尚清的腰包。貧農王尚林,是一個行俠好義的好漢子。他曾救過王尚清一命不死,而王尚清卻逼得他幾乎破了產。青年雇工王文禮,痛罵他的叔叔——甲長王發仗勢欺人。盧紅抱著他那沒娘的孩子來控訴:王燕來家催官糧又打人,孩子的娘給活活嚇死了。

                  這時,有一個小地主王為也發言了。他先說八路軍如何如何好,然后說他的弟弟王燕是個好人,過去當村警受人使喚,不由自己。這時,雇工郭存儒高喊:“王燕的老婆哪兒來的?”群眾答:“工作的(霸占的)!”郭存儒問:“王燕是灰人是好人?”群眾答:“灰人,大灰鬼!”

                  最后,有兩個人提出魏全德也是個灰人。魏全德渾身顫抖著走向前面說:“好老鄉們啊!你們說我是好人灰人?”大家說:“好人!好人!”于是,他松了口氣回了原位。

                  前后共22個人發言:工人5個,貧農8個,中農9個。其中干部6個,群眾16個。天兩次下雨,窮人們動也不動,只有灰鬼們亂跑。

                  之后,村長劉義讓灰鬼們發言。王發說:“我是發過灰(壞)了,鄉親們看著辦吧,給我留碗飯吃就好,不留我也沒法子。”王尚才和王燕卻說:“日本人叫咱干,咱不敢不干,咱可沒逼勒過你們¨¨”話沒說完,群眾就把他們哄了下去。

                  劉義請區農會武主任代表區政府宣布處理辦法:偽甲長王尚清,追還貪污款20萬元(邊幣),霸占的官地收回;偽甲長王發,沒收用貪污款購買的土地15畝。王尚才、王燕以后另行審查處理。老鄉們說:“算便宜這些灰鬼們吧!”

                  游行示威開始了。

                  大鑼大鼓震得人們的心卜卜地跳。男男女女,四五百人,齊聲高呼:“好人大翻身!”“好人要主事!”“灰鬼吃不開!”“打倒大灰鬼!”行列涌到王尚清的門前,不走了,匯成老大一片。大家記得清清楚楚,一年以前,他強迫人們每人出90元給他送了一個紅壽匾,上寫“公正廉明”四個大字。游行的隊伍過來時,他的家人已經把匾摘下藏了。老百姓跑到家里終于找出來,用石頭把匾砸成碎木瓣。人們高舉著木瓣,喊著:“打倒灰鬼王尚清!”隊伍又涌到鄰村東靳家洼。到了十字路口,村長劉義和區農會武主任作了簡短的講話。《灰鬼王尚清》的歌聲又起。東靳家洼的老鄉也搬出他村的鑼鼓來,一起敲打,很多人加入游行的行列。從東村到西村,人群浩蕩,漫山遍野。人們說:“看,還是好人多啊!”“這么多人都擁護八路軍,八路軍怎么會走了?”¨¨直到天黑,才各自回家。歸途上,人們說:“記住七月十五——咱村好人翻身的大喜日!”

                  晚上,許多家做了頓好些的飯吃。

                  四、路還很長

                  在總結這次斗爭時,討論了如何鞏固和擴大清算斗爭成果(包括追繳王尚清罰款)問題,初步醞釀了以后如何開展減租減息工作,以及如何在斗爭中鞏固基層政權和更好地發揮工會農會作用的問題。

                  反誣告中罰出的糧食,很快分配給村中生活最困難的雇工和貧農。群眾收獲了第一批物質的勝利果實。

                  上級號召擴軍,全體羊倌報名參加了八路軍。后來聽說工會主任劉盤永參軍不久就當了班長。

                  上級發動慰勞八路軍,群眾踴躍捐物捐款,一個會上就超過了上級的要求。

                  這次斗爭勝利后,村長劉義被調到區里工作了。

                  《灰鬼王尚清》的小調在三四天內傳遍了本區大部分村莊。有的人黑夜傳抄轉送。西靳家洼的人到外村去串親,站崗的往往攔住叫唱了這個歌才放行。

                  反動地主勢力是不肯罷休的。他們放出話來:“日本人投降了,中央軍很快就要來,八路軍長不了!窮小子們不要高興得太早!”這里的群眾在共產黨的領導下,經過幾個回合的較量,已經開始認識到自己的力量,決不允許反動勢力再騎在他們頭上,決心繼續斗爭下去。他們知道:翻身解放僅僅是開了個頭,更尖銳更復雜的斗爭還在后面。

                  (1945年8月初稿,2005年8月整理)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青松嶺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李紅“錯”了嗎?
                2. 幼女不是幼女,人渣還是人渣
                3. 越來越多的人自稱地主富農后代,貧下中農后代去哪兒了?
                4. 西方又熱炒方方,方方日記的翻譯白睿文盯上"紅色小兵"
                5. 毀掉老字號的不是毛主席!狗不理們經歷了什么?
                6. 明天會是焦點還是“節點”?
                7. 因為歧視女性,這部抗疫劇剛播出就翻車了
                8. 美高官將去吊唁李登輝,我們要學毛主席的戰爭觀!
                9. 比培養“恨國派”更可怕的是培養“恨窮派”
                10. 毛澤東關于宗教的午夜談話
                1. 聽到鐘院士再請戰,我嚇得瑟瑟發抖
                2. 決戰:任正非愚蠢的一面
                3. ?郭松民 | “九一三事件”的深層次原因
                4. 武漢汪主席(前)終于承認自己是謠言家
                5. 丑牛:黨姓啥?——黨慶百年,誰與評說(之二)
                6. 雙手沾滿革命先烈鮮血的陳丹青爺爺陳砥中居然成了有豐功偉績的革命先烈?
                7. “道歉事件”顯露出幾十年來對臺工作的真實成色
                8. 又開始“胡扯”:余茂春當漢奸也怪毛澤東時代?
                9. 沈陽中山廣場毛澤東塑像的十個“?
                10. 談談“操著中南海的心”
                1. 【重磅深度長文】左大培:加入WTO對中國弊大于利
                2. 對干部子弟變質的防范與蔡霞、任志強的軌跡
                3. 對毛主席泄私憤的時代基本結束了
                4. 錢昌明:晚年毛主席為何“憂傷”? ——唯恐“紅色江山”不保
                5. 王山魁司令接受采訪:三十年河東,四十年河西
                6. 左大培:說說這個“為什么”
                7. 王岐山:不要忘記,我們是毛主席培養的啊!
                8. 必須鏟除中國內部的“第五縱隊”!
                9. 憲之:蔡霞現象 ——“姓社姓資”博弈大視野下審視
                10. 毛主席對這個領域最擔心的問題,還是發生了…
                1. 爸爸媽媽,你們去哪兒了?——一個關于抗聯孤兒和烈士父母的故事
                2. 印度坐二望一,拒絕中國幫助,卻成了地球黑洞
                3. 決戰:任正非愚蠢的一面
                4. 決戰:任正非愚蠢的一面
                5. 混在三和的半年,我真正認識了這群“底層”青
                6. 雙手沾滿革命先烈鮮血的陳丹青爺爺陳砥中居然成了有豐功偉績的革命先烈?
                黄色电影免费片网站大全,黄色电影免费片日本大片,国语自产精品视频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