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h4mc0"></form>
      1. <strike id="h4mc0"></strike>

                <sub id="h4mc0"></sub>

                <wbr id="h4mc0"><pre id="h4mc0"><video id="h4mc0"></video></pre></wbr>
              1. 首頁 > 文章 > 國際 > 國際縱橫

                美國左翼民粹主義與左派政治的挽歌——從桑德斯兩次競選敗北說起

                吳茜 李小玲 · 2020-09-25 · 來源:《國外社會科學前沿》2020年第07期
                收藏( 評論() 字體: / /
                由于金融壟斷大資本家牢牢掌控美國的政治經濟權力,所以美國代議民主制已經淪為寡頭金錢民主政治;同時,由于特朗普右翼民粹主義陣營分流了原左翼激進政治的社會支持基礎,以及桑德斯宣揚的“政治革命”并不是有組織的工人階級政治運動,因而它不能徹底消除金融壟斷資本主義的制度弊端,而只是對千瘡百孔的資本主義所進行的修修補補。因此,他關于消除美國社會不平等的改良主義路徑最終將左派政治帶入21世紀的死胡同。

                  內容提要丨伯尼•桑德斯2016年、2020年兩次參加美國大選,其激進的政治主張立即贏得大量美國年輕人和中下層白人的認可與歡迎,在自我標榜為“社會主義例外”的美國迅速掀起一陣“社會主義旋風”。但是,由于金融壟斷大資本家牢牢掌控美國的政治經濟權力,所以美國代議民主制已經淪為寡頭金錢民主政治;同時,由于特朗普右翼民粹主義陣營分流了原左翼激進政治的社會支持基礎,以及桑德斯宣揚的“政治革命”并不是有組織的工人階級政治運動,因而它不能徹底消除金融壟斷資本主義的制度弊端,而只是對千瘡百孔的資本主義所進行的修修補補。因此,他關于消除美國社會不平等的改良主義路徑最終將左派政治帶入21世紀的死胡同,這樣,美國的民粹主義運動便出現了新自由主義原教旨主義、極端民族主義和新法西斯主義合流的全面右翼化趨勢。

                  作者簡介丨吳茜,廈門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副教授;李小玲,廈門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碩士研究生

                  在新自由主義意識形態危機四伏的時代,“純潔的人民”反抗“腐敗精英”的民粹主義浪潮迅速風靡多國。其中,2011年爆發的以“99%反對1%”為口號的“占領華爾街運動”,引發全美乃至全球反對華爾街金融資本的抗議怒潮。2016年和2020年,伯尼•桑德斯先后兩次參加民主黨內總統候選人競選,在自我標榜為“社會主義例外”的美國迅速掀起一陣“社會主義旋風”。然而,繼2016年敗北后,桑德斯在北達科他州、愛達荷州、密歇根州等6個州的黨內初選中敗給喬•拜登。民主黨黨內選情逐漸明朗,拜登憑借民主黨建制派集體退選為其匯總選票而后來居上,桑德斯由于遭到民主黨建制派的聯合絞殺而節節敗退。2020年4月,桑德斯宣布退出大選,黯然終止了他的總統競選之路。這也標志著美國左翼民粹主義運動和左派激進政治持續走向衰微,作為新自由主義轉型替代的民粹主義思潮走向全面右翼化。

                640.webp.jpg

                  01

                  桑德斯左翼民粹主義的政策主張

                  桑德斯在美國政壇上是一個特立獨行的人物。桑德斯一直以民主社會主義者自居,他希望將美國建設成像瑞典、芬蘭那樣的北歐福利國家,因此,他可以被視為民主黨中的極左翼。雖然美國主流社會排斥社會主義,但桑德斯卻明確亮出其民主社會主義者的身份參加總統競選,這在美國總統競選史上是前所未有的。桑德斯自稱是猶太教徒,他也因此開創了兩大黨歷史上非基督徒首次贏得一州初選的記錄。桑德斯勇敢地揭露和批判美國的代議制民主已經被金錢政治綁架,淪為了寡頭民主制。盡管在2016年和2020年兩次鎩羽而歸,桑德斯已成為美國左翼政治光譜上無可爭議的面孔,并被評為美國最受歡迎的政治家之一。

                  桑德斯在美國國內擁有超高人氣。在新罕布什爾州,桑德斯贏得了年齡在18~29歲之間年輕選民選票的51%,并在30~44歲的選民中獲得了穩固的36%的選票。一個重要原因就在于,桑德斯的政治理念和政治主張迎合了新自由主義全球化碾壓下不堪重負的年輕人和日漸沒落的中下層民眾的內心訴求。在2016出版的《我們的革命——西方的體制困境和美國的社會危機》(以下簡稱《我們的革命》)一書中,桑德斯提出了一整套反對社會不公正的激進的政治綱領。桑德斯的具體政策主張集中在以下三個方面。

                  (一)消除美國社會嚴重的不平等現象,縮小貧富差距

                  桑德斯十分關注新自由主義全球化、金融化中的“失意者”,并將反對經濟不平等作為自己最主要的競選議題。目前,美國巨大的貧富差距產生了社會撕裂、種族歧視、移民問題以及政治極化,桑德斯尖銳地揭露了美國國內貧富分化嚴重主要是新自由主義全球化、華爾街金融壟斷資本勢力及其所收買的腐敗的政治精英所造成的,他強烈要求改變美國的社會不平等現象,縮小貧富差距。

                  首先,20世紀80年代以來,美國積極推行新自由主義而放棄了凱恩斯國家干預主義主導下的“管制資本主義”,實施了一系列恢復赤裸裸的資本主義剝削、有利于恢復資本積累利潤率的政策,其目的是為了粉碎工人階級反抗和社會主義力量興起對大資本統治所造成的威脅。

                  其次,隨著新自由主義的自由化、私有化、非調控化政策的推行,加速了經濟全球化、金融全球化進程,以巨型跨國公司為主體的對外投資迅速增長,美國一大批勞動密集型低端制造業被轉移到發展中國家。盡管新自由主義全球化使得美國的富人和巨型跨國公司CEO能夠在全球范圍內攫取高額壟斷利潤,但美國國內的小企業和普通勞動者只能受困于本地經濟的衰退,底特律、匹茲堡、克利夫蘭和芝加哥等昔日繁榮的工業城市變成了衰敗的“鐵銹地帶”。

                  第三,2008年美國次貸危機和國際金融危機中,美國政府動用巨額納稅人資金去拯救危機肇始者——金融機構與大型企業,美國工人階級甚至中產階級都明確地意識到金融寡頭正在發動掠奪財富的金融戰爭,美國民主政治制度已被少數超級富豪操縱。

                  (二)反對寡頭金錢政治,恢復真正的代議民主制

                  在《我們的革命》一書中,桑德斯一開篇就點出了他的主題:美國的代議制民主現在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危機,權貴階層已深深滲透進美國的政治體系,民主選舉已被寡頭和金融巨頭操縱。他強烈反對億萬富豪階級用金錢收買選票的政治獻金體制和美國代議民主制向寡頭民主制的蛻變。

                  美國自獨立以來,名義上人們努力消弭種族、階級、年齡的界限,不論非裔還是白人,人人都被賦予了平等的權利。數百萬美國人努力證明政府應是林肯總統所說的“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但是,普通民眾在民主上取得的成就觸及到權貴的利益。桑德斯揭露,權貴們希望建立寡頭政治,將所有經濟政治權力都集中于少數億萬富翁手中。而且,他們還不滿足于控制國家經濟和攫取巨額財富。現在他們還希望控制政治,剝奪普通民眾改善生活的權利。

                  由于美國民主制度下經濟利益與政治權力的天然聯結,以及選舉過程對巨額資金的旺盛需求,使政治獻金制度惡性膨脹。華爾街、制藥業、煤炭石油業、農業等企業寡頭每年花費數十億美元,不僅為了支持某個人的競選,還雇用了很多國會游說團體。因此,只有真正變革競選籌資體系,將權貴趕出政治,才能真正建立起代表普通人民利益的政府,恢復美國建國初期設置代議民主制的初衷。桑德斯呼吁恢復《投票權法》,廢除繁瑣的選民身份證法,反對特權階層壓制選民投票權,并主張使那些因重罪和監禁而被剝奪選票的人重新獲得選舉權。

                  在2016年總統大選中,桑德斯身體力行,堅定地站在華爾街金融勢力和大資本財團的對立面,毅然拒絕所有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以及聯邦說客的政治捐款,憑借其極佳的草根人緣募集小額捐款,抗衡擁有雄厚資金支持的“政治豪門”希拉里•克林頓。

                  (三)關注民生建設議題,為公民爭取社會福利

                  特朗普執政后推出1.5萬億美元的減稅計劃,將大量資源轉移給富人。同時,共和黨國會帶著病態的熱情削減對窮人至關重要的福利。這些取消社會福利的政策給普通民眾帶來更加深重的苦難。桑德斯渴望在美國建立像北歐福利國家那樣完善的社會福利保障制度和公共服務體系,實行向社會弱勢群體傾斜的“二次分配”。

                  在醫療保障問題上,桑德斯極力主張建立一個由聯邦政府買單的全民醫療保險計劃。2020年的美國新冠肺炎疫情充分暴露了醫療體系弊端,富人優先接受檢測并享有最好的醫療資源,普通民眾無力承受天價醫療賬單只能被迫放棄治療。因此,美國成為了全球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和死亡人數最多的國家。

                  在美國,高等教育是步入中產階級的階梯,但現實卻是數百萬年輕人卻無法支付高昂的學費,還有學生因為背負太多債務而中途退學。桑德斯強烈呼吁免除公立大學學費,降低助學貸款利率,使窮困大學生利用聯邦或其他機構的資助完成學業,讓美國大學生從高昂的學費和沉重的債務枷鎖中解脫出來。此外,桑德斯還提出了推行全民住房保障計劃,改善基礎設施,創造更多的就業崗位,實施慷慨的養老政策等一系列為勞苦大眾服務的政策主張。

                  02

                  桑德斯左翼民粹主義的本質剖析

                  “民粹主義”沒有清晰的價值判斷和完整的理論體系,學者們對其眾說紛紜。埃內斯托•拉克勞談到,民粹主義的起點是人民民主要素,呈現為反對統治集團意識形態的一種對抗性選擇,它是“唯一的訴諸和求助于人民群眾的......運動和學說”。還有的學者認為,民粹主義指想要獲得選民支持的政治人物通過夸大外在的危機或威脅,來煽動民眾以獲取政治權力的政治策略。一般來說,與帶有社會主義、平等主義色彩的思潮相交織、合流的左翼民粹主義,聚焦財富集中和分配不平等對中下層民眾利益的損害,相信普通民眾、草根階層的智慧、創造力和道德價值,反對財富分配不公,追求社會平等,在經濟政策上主張加強國家宏觀控制,擴大稅收特別是提高富人的稅收,增加公共福利,主張以公平為目標的再分配政策。斯圖亞特•霍爾、尼科萊特•馬科維茨基和凱文•克萊門茨等人又將具有專制、排外民族主義、本土主義、種族主義,甚至新法西斯主義政治立場的民粹主義,稱之為“右翼民粹主義”。右翼民粹主義具有強烈種族主義、極端民族主義傾向,對內維護白人種族利益,對外維護民族主義的利益,主張通過逆全球化來攫取經濟利益。

                  美國歷史上一直有左翼民粹主義傳統,小資產階級是其主要的社會階級基礎,包括農民、工匠、制造商、中等規模的企業所有者等。1890年,有40多名民粹主義者當選為國會議員,其中包括6名美國參議員以及眾多州長和市長。在1892年,人民黨總統候選人詹姆斯•B.韋弗曾獲得超過100萬張選票,并進入四個州。19世紀的古典民粹主義者拒絕了當時用來定義美國政治話語的兩種選擇:公司資本主義和國家社會主義。公司資本主義將經濟和政治力量整合為由少數富有投資者和高管控制的自上而下的巨型結構,國家社會主義將經濟和政治權力整合為由少數政治人物和官僚控制的巨大的自上而下的結構。相反,古典民粹主義者試圖在集體行動的需要與個人自由之間取得平衡,他們期望通過確保私有財產得到廣泛分配,并確保對經濟權力的集中進行嚴格的監管,以至于最大程度地實現平等。桑德斯的現代左翼民粹主義更傾向于是一種與民主社會主義思潮相交織、合流的民粹主義,政治光譜上偏左翼、激進色彩。

                  (一)桑德斯左翼民粹主義的核心內容是民主社會主義

                  美國各大媒體以及共和黨人經常將桑德斯稱為“社會主義者”。但實際上,桑德斯本人在2016年美國大選中極力強調他所講的“民主社會主義”不同于蘇聯的社會主義,他高度推崇北歐式的高福利國家模式,將丹麥和瑞典稱之為他心目中民主社會主義國家的典范。盡管桑德斯控訴華爾街金融壟斷資本的貪婪無情,反對寡頭金錢政治,但是他從未贊同過讓資本主義統治階級放棄對生產資料的所有權,也從未表示國家機器的控制權應該交給工人階級及其代表,而是主張采取類似1930年新政對資本主義社會進行漸進的改良。

                  冷戰后,歐美左翼政黨接受了“第三條道路”信條。許多社會民主黨、工黨在政治光譜上集體向新自由主義右轉、退卻,放棄了傳統代表工人利益的階級政治觀和以暴力革命顛覆資本主義制度的奮斗方向,而是接受了新社會運動的后物質主義價值觀。它們以人權平等取代經濟平等的新政治議題,越來越關注中產階級的后物質主義價值觀如環境政治、身份政治或身體政治,從而偏離了左翼政黨傳統的以工人階級和草根階層為社會階級基礎,以及他們對分配正義的迫切需求。正是由于桑德斯宣揚的“政治革命”只是對千瘡百孔的資本主義制度修修補補,他的消除美國社會不平等的改良主義路徑最終將進步主義者帶入了21世紀的死胡同。

                  (二)桑德斯左翼民粹主義實質上是資產階級的社會主義

                  富蘭克林•羅斯福總統在當政期間實施的一系列整頓金融秩序、安置失業工人、創辦公共事業、救濟弱勢群體的政策被人質疑為“別有用心地搞社會主義”,但實質上,羅斯福是在絲毫沒有觸碰資本主義制度根基的情況下局部調整資本主義生產關系,改善工人階級的生活狀況,他的所作所為是在全力挽救資本主義,而不是消滅資本主義。桑德斯無比推崇羅斯福總統,他渴望將美國打造成瑞典和丹麥那樣擁有一整套惠及所有公民的社會福利政策的高福利國家,實現人民生活富足、社會安定有序、政府廉潔有為。這套體系通過國民收入再分配的方式,對社會日益嚴重的不平等現象作出糾正和補償,以緩和資本主義基本矛盾、維護資本主義統治的長治久安。桑德斯左翼民粹主義也顯然不是要通過階級斗爭和工人階級政黨來推翻資本主義制度、變革資本主義生產方式,而是對資本主義進行一定的修補和改良,通過改善美國中下層民眾的生活狀況、促進社會公平來化解資本主義的制度危機。

                  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中曾經批判過保守的或資產階級的社會主義。馬克思指出,“在資產階級看來,它所統治的世界自然是最美好的世界”,工人階級應該放棄一切革命運動而聽從它們的支配與指揮。但是隨著資本主義的進一步發展,各種危機層出不窮、社會矛盾不斷激化,于是“資產階級中的一部分人想要消除社會的弊病,以便保障資產階級社會的生存”。他們消除弊病的方式不是徹底改變資本和雇傭勞動的關系,而是給予勞苦大眾一些恩惠和施舍以削弱工人階級的革命意志,誘使他們服從資產階級的統治。桑德斯妄想通過在資本主義制度框架內對資本主義生產關系進行修修補補,來緩解資本與勞動之間的矛盾激化,這種方式注定是不能取得成功的。

                  03

                  桑德斯左翼民粹主義為何在美國步入窮途末路?

                  2008年金融危機后,新自由主義全球化深陷困境,表面上看是民主社會主義與本土保守主義從左右兩翼以“人民”的名義發起了攻擊,重新掀起了西方極化政治潮流。桑德斯競選總統也被視為數十年來美國政治中最令人激動和充滿希望的事態之一,然而,結局卻是特朗普右翼民粹主義占據美國政治舞臺的中心。究其原因,一方面,民主黨內部新自由主義建制派精英反對桑德斯的民主社會主義政治取向,并采取了一些相當“骯臟”的策略來使候選人希拉里、拜登先后獲得選舉優勢。另一方面,與左翼專注再分配與反緊縮議題不同,特朗普領導的右翼民粹主義勢力集結了民粹主義、排外的民族主義甚至白人種族主義的極端思潮,其政治動員效果遠勝于左翼,成為美國政治中的強勢主導力量。

                  (一)美國寡頭金錢政治阻斷了桑德斯左翼政治的生長

                  在美國,財富高度集中在富豪精英手中。美國的壟斷財團不僅憑借其巨額資本掌控著美國的金融、財政、工業和實體經濟,同時還深深滲透進政治領域,這些金融寡頭在很大程度上影響著總統選舉、政府政策乃至國家戰略的走向。所謂“一人一票”的美式民主選出來的政府多數時候只為以華爾街金融勢力、大資本財團服務。

                  美國華盛頓這部政治機器是由巨大的資本力量操控,通過一套精巧的政治體系和選舉制度,對候選人和選民進行層層篩選,以保證那些讓富人滿意的人當選。作為“窮人的代表”和“華爾街的大敵”的桑德斯,想要在沒有金融資本財團的支持下獲選總統無疑是以卵擊石。一直以獨立人士身份活動的桑德斯在2015年宣布他以民主黨人的身份參加2016年的總統大選,即便他的競選綱領在美國年輕人和中下層民眾中大受歡迎,但他的激進的“民主社會主義”政治理念與民主黨建制派的政治觀點相去甚遠,甚至完全對立。

                  (二)美國反共思潮根深蒂固,社會主義運動難成氣候

                  從美國左翼激進運動的百年歷史來看,美國工人運動曾有過蓬勃發展、波瀾壯闊的繁榮時期。但從整體上來看,在美國這樣壟斷資本統治如此強大的國家,每當社會主義運動有抬頭之勢時都必然遭到統治階級的殘酷迫害和野蠻鎮壓。時至今日,美國的壟斷資本統治階級掌控著強大的國家暴力鎮壓機器和新聞媒介機器,任何想要觸犯資產階級利益的社會主義勢力都會被扼殺在萌芽之中。在這樣的歷史背景下,即便桑德斯左翼民粹主義并不是依靠獨立自主的工人階級政治運動來改變美國制度,但是其提出的分配正義、帶社會主義色彩的改革措施足以讓統治集團保持高度警惕,并在必要時采取棒殺措施。

                  其次,在美國政府長期對社會主義國家和社會主義意識形態加以污蔑和詆毀的大環境下,“社會主義”已經成為一個被妖魔化的詞,再加上東歐劇變、蘇聯垮臺對世界社會主義運動造成的嚴重沖擊,美國“社會主義例外論”、“歷史終結論”、自由民主觀念深入美國民眾的內心。因此,在具有自由主義傳統的背景下,美國人對社會主義普遍存在抵觸情緒。

                  (三)美國右翼民粹主義陣營爭奪左翼政治的社會支持基礎

                  蘇東劇變后,在新社會運動和新自由主義的雙重沖擊下,工人階級不斷萎縮、弱化,英國布萊爾的“新工黨”運動接受了安東尼•吉登斯提出的“超越左與右”的“第三條道路”,從而引領西方左翼政黨的右翼化潮流,西方政黨政治的左衰右盛態勢自此出現。西方左翼政黨紛紛放棄階級政治,選擇遠離勞工群體和草根階層的需要,不斷向后物質主義價值觀靠攏以吸引中產階級的選票。美國民主黨早在1968年之后的政治重組中,已經離開白人工人階級,與中產階級達成了價值共識和組織上的同盟關系。

                  另一方面,全球化資本主義危機長期存在的高失業率、治安惡化、政治腐敗丑聞顯現出民主黨、共和黨建制精英體制的國家治理無能,普通民眾對富人與民主黨、共和黨建制精英的憤怒情緒不斷積攢。歐美右翼民粹主義政黨為了贏得藍領選票和擺脫邊緣小黨的地位,積極調整政治動員策略,將民族議題、階級議題摻雜一起,將其打包成一個既可以動員勞工階級,又可以動員本國人民的民族民粹主義新議題,動員范圍非常廣,吸引了多數工人的支持。

                  總之,西方左翼政治消沉40年之后,未能借民粹主義浪潮而復興,民粹主義日益與右翼的保守主義甚至極端民族主義合流,出現了左翼政治持續衰微與民粹主義全面右翼化的“失衡的極化”現象。無論是在德國、法國、荷蘭、捷克、意大利,還是斯堪的納維亞半島,中左翼政黨近年來都已衰落。從另一方面看,桑德斯在寡頭金錢民主制下試圖突破制度藩籬,兩次競選總統,重新喚起民眾對于傳統代議民主制的政治正義的價值覺醒和復歸,成功地將民主、公平、正義和反對種族歧視這些左翼議題帶入主流政治議程中,使它們成為今后不可回避的長期問題。這些議題也將成為美國左翼政治運動在未來持續下去的重要推動力。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看今朝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最新專題

                余建洲揭批方方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懂神”:你確定這話是陳云說的?
                2. 一字之差的初心與使命——歌劇《江姐》歌詞、對白改動評析
                3. 武漢網友向湖北生態督察組舉報方方違建別墅:不拆何以平民憤!
                4. 曲婉婷,要點B臉?
                5. 劉金華:警惕文化反革命
                6. 李陀: 知識分子跌落了, 未來中國是三種人的天下
                7. 邋遢道人:不能等到萬山紅遍!
                8. 曲婉婷還有臉來“號喪”?!
                9. 從“首長,別啰嗦了”到“大軍官,早啊”
                10. 無恥曲婉婷為貪污3.5億的娘叫屈,東北下崗工人的正義誰來主持?
                1. 《北京日報》:任志強被判刑18年
                2. 越來越多的人自稱地主富農后代,貧下中農后代去哪兒了?
                3. 毛主席的“大仁政”
                4. “懂神”:你確定這話是陳云說的?
                5. 外資購買中國債的真相
                6. 方不擇路 方不圓急了,她急了!!!
                7. 秋天來了,公知的冬天,還會遠嗎
                8. 國民黨自己撕下偽裝!
                9. 西方又熱炒方方,方方日記的翻譯白睿文盯上"紅色小兵"
                10. 一字之差的初心與使命——歌劇《江姐》歌詞、對白改動評析
                1. 對毛主席泄私憤的時代基本結束了
                2. 錢昌明:晚年毛主席為何“憂傷”? ——唯恐“紅色江山”不保
                3. 決戰:任正非愚蠢的一面
                4. 聽到鐘院士再請戰,我嚇得瑟瑟發抖
                5. 王岐山:不要忘記,我們是毛主席培養的啊!
                6. 憲之:蔡霞現象 ——“姓社姓資”博弈大視野下審視
                7. ?郭松民 | “九一三事件”的深層次原因
                8. 必須鏟除中國內部的“第五縱隊”!
                9. 丑牛:黨姓啥?——黨慶百年,誰與評說(之二)
                10. 毛主席對這個領域最擔心的問題,還是發生了…
                1. 人民永遠記憶:毛主席1976年最后的中秋節
                2. 《北京日報》:任志強被判刑18年
                3. 烏有之鄉公告
                4. 烏有之鄉公告
                5. 工業軟件,快沒人了!
                6. 曲婉婷,要點B臉?
                黄色电影免费片网站大全,黄色电影免费片日本大片,国语自产精品视频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