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h4mc0"></form>
      1. <strike id="h4mc0"></strike>

                <sub id="h4mc0"></sub>

                <wbr id="h4mc0"><pre id="h4mc0"><video id="h4mc0"></video></pre></wbr>
              1. 首頁 > 文章 > 活動 > 烏有公告

                ?細數毛主席最親密的人,我心里真不是滋味兒!

                紅色紀年 · 2020-09-01 · 來源:紅色紀年
                收藏( 評論() 字體: / /

                   “毛主席:大家都說您是我的親生爸爸,我是您的親生女兒,但是,我在蘇聯沒有見過您,也不清楚這回事。到底您是不是我的親爸爸,我是不是您的親女兒?請趕快來信告訴我,這樣,我才好回到您的身邊。”

                  這是13歲的嬌嬌給陌生的爸爸第一次寫信。

                  賀子珍前后生了六個孩子,活下來的只有這多災多難的嬌嬌。

                  嬌嬌在蘇聯和媽媽生活的幾年,母女倆相依為命。冬天,在零下30度的嚴寒日子里,沒有暖氣,沒有燒爐子的劈柴,甚至連火柴都很緊張,每天發幾塊黑面包,人們在生死線上掙扎。母女倆頑強地活下來了,還省吃儉用,把節省下來的食物盡量照顧在蘇聯讀書的毛岸英、岸青。

                  在蘇聯生活的那幾年,嬌嬌心中只有媽媽,沒有爸爸。離開延安赴蘇聯時還很小,對爸爸的印象很淡很淡。

                  在國際兒童院的禮堂里,掛著各國共產黨領袖的巨幅照片,其中有列寧、斯大林、加里寧,還有毛澤東、朱德。兒童院的老師經常對孩子們進行國際主義教育,講述各國共產黨的領袖領導本國人民進行斗爭的事情。老師們也講起了中國共產黨的領袖毛澤東。嬌嬌是懷著崇敬的心情聆聽這一切的。她做夢也沒有想到這個中國的偉人竟是她的爸爸。賀子珍很少同她講起爸爸。

                  有一次,毛岸青特意從莫斯科到國際兒童院看望嬌嬌。他給妹妹買了一小捆長長的手杖糖。兄妹倆坐在無人的禮堂聊天。突然,岸青指著高高掛在主席臺上的毛澤東的照片,問嬌嬌:

                  “你知道他是誰嗎?”

                  “是中國共產黨的領袖毛澤東”

                  “他是我們的爸爸”

                  “你瞎說,我沒有爸爸”

                  “我沒瞎說,他是我們的爸爸,是他把我們送到蘇聯學習的。”

                  看著岸青說得那么堅定,嬌嬌有點相信了。但是,爸爸還是太遙遠了,嬌嬌仍然想象不出她同爸爸有些什么關系。

                  她對爸爸的情感,是在媽媽的敘說中逐步加深的。賀子珍要嬌嬌給爸爸寫信,不能不讓嬌嬌了解爸爸。

                  不過賀子珍的敘述很簡略,她把嬌嬌還當作小孩子,不愿和她深談些什么。

                  比如,為什么她不同爸爸生活在一起等等。嬌嬌真正明白了自己的爸爸媽媽不能同其他的爸爸媽媽一樣生活在一起的原因,是以后從舅媽那里才知道的。

                  1949年春夏之際,嬌嬌回到了毛主席的身邊。

                  賀怡牽著嬌嬌的手對毛主席說:“您交給我的任務完成了,嬌嬌接回來了。”然后轉身對嬌嬌說:“快叫爸爸。這就是你的爸爸,就是給你打電報的爸爸,趕快叫爸爸。”

                  嬌嬌看見站在面前的身材魁梧而又慈祥的爸爸,和畫報上的毛主席一模一樣,知道這就是她日夜想念的親生父親,激動得撲上前去,叫了聲爸爸,就依偎在他懷抱里。毛澤東也激動得一下把嬌嬌抱起來,親了又親,享受著骨肉相逢的幸福。